这可能,就是翌晨哥哥所说的竞争。上官晴不禁想道。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不用太过在意。”苏珞璃倒是觉得没什么。

  除非真的是自己很讨厌的人,不然苏珞璃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见死不救’的。

  “咳咳,各位小姐请注意。稍后大门打开,请各位小姐在此领取号码牌,然后直行去往比赛场地。会有人接引你们的。”

  穿着一身大红色,活像个媒婆似的大婶。指了指手边的木箱子,说道。手机端sm..

  姑娘们排队,依,一个个取了号码。

  大门大开。

  宽敞的比赛场地前围满了很多人。一众家丁在现场维持秩序。

  艳阳高照的外面,聚集着热情如火的人民群众。

  此情此景,让苏珞璃有种参加现代选秀的错觉。

  参加比赛的女子,一个个走出客栈。

  而二楼的栏杆旁,不知何时,倚了两名男子。

  “这个位置选的可真不错。”其中一人愉悦地说道。

  这个视角,不容易被人发觉,还刚好可以看清楼下的各色美人。

  “你刚才,是故意让晴儿撞到那个女人的吧?”

  说话的男子,声音温和如玉。

  一身月牙白暗纹锦服,长发简单地束起。五官深邃,笑吟吟,生生一个偏偏浊世白衣佳公子。风姿俊逸不凡,让人如沐春风。

  “翌晨,你可别冤枉我。”木天耀撒谎,眼都不眨。

  原来,白衣男子,就是上官翌晨。

  “你哪次能瞒得过我?”上官翌晨依旧浅笑如风。“她就是苏家嫡女,苏珞璃吗?”

  见被拆穿了,木天耀也不再否认。

  “就是她,嘴比心更恶毒的女人。”

  上官翌晨还是第一次见木天耀这般讨厌一个女子。

  恶毒吗?从刚刚她的态度和动作来看,倒是一点都不像。

  她身上淡淡的薄凉气息,一点都不像一个普通的、不学无术的刁蛮大小姐,应该有的。

  虽然素未谋面。对于苏珞璃这个女子,上官翌晨并不陌生。谁让关于她的传闻太多了呢?

  论姿色还有才气,远远不如苏雪琪。唯独加分的,就是她的背景。

  “真猜不到,你会对一个女子记恨在心。”上官翌晨说笑道。

  木天耀本来是想看看苏珞璃会不会一展当日刁蛮的脾气。可是却失望地没有看到。

  可能是人多,她有收敛吧?那日对自己和她妹妹苏雪琪,苏珞璃可不是这样好说话的态度。

  “别说我了。你花这么多心思,不就是为了苏雪琪吗?”

  “的确是花心思了。”上官翌晨不承认,也不否认。“不过,最后的结局,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

  上官翌晨认识苏雪琪,就是因为她的才学和美貌。也可惜她庶女的身份。

  当然,苏雪琪还没有与上官翌晨熟识。只是上官翌晨单方面的留心关注而已。

  但是,上官翌晨唆使自己的爹办这样的活动。也并不全是为了苏雪琪。

  只有真的有实力,才能站到最后,才会才名远扬。这是一个机会,却并不是只为了苏雪琪。

  这么做,不止是为了上官家,更是为了自己。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