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就算你实力不错,你觉得你能毫发无损地从我的手中逃走吗?”薛凯耐心渐无,“告诉我,安夜熙或者龙纹佩的下落。”

  月祝满脸委屈:“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薛凯一抬手。不准备和月祝废话。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那个,我说。别动不动就使用暴力啊,影响多不好啊。”月祝立马投降状:“我是听说,安夜熙躲去千机阁了。龙纹佩这么贵重的东西,自然也只有他知道下落吧。”

  千机阁。薛凯不是没有猜到过。只是迫于还没有办法和他正面冲突。要是安夜熙真躲去了,一时还真没办法。

  上次查出千机阁的小丫头在扬州,以为她一定和安夜熙在一起,薛凯这才赶来了扬州。可是没多久,那小丫头又回去了。薛凯生怕安夜熙混在其中,立马派人去埋伏。

  然而回来的人禀告,说并没有安夜熙的踪影。为了不暴露身份,只能被千机阁的人给打了回来。

  这么说,难道安夜熙是声东击西,早就躲到了千机阁?但是,也有可能……薛凯默默思考。推荐阅读sm..s..

  “我知道的都说了,能不能走了?”月祝拿起手里的药包,“我还有事呢。”

  薛凯的手下,都等着薛凯的命令。

  薛凯看了月祝两眼,说道:“你有病?”

  “……能盼我点好吗?”月祝翻了个白眼。“这是我家主人的药。我只是个家丁,自然要干家丁的活。”

  “家丁的活,就是深更半夜来配药?”薛凯看着他的药包。脑海里闪过一人的笑脸,难道是那大小姐生病了?

  月祝懒得解释:“我说庄主,你什么时候也管这么多闲事了?我可以走了吗?”

  薛凯摆手:“你走吧。”

  “那就多谢庄主大人大量地留小人一命了。”月祝自然毫不停留地离开了。

  “庄主,就这样放他走了?”忠心拥护薛凯的手下之一,路一说道。

  薛凯看着月祝离开的方向。

  “你真相信月祝会不清楚安夜熙的具体动作吗?想要支开我们?既然他要装,我们就看看他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好了。”

  月祝将药送到了桃园。

  月姨拿进屋。

  楚钥见这么晚了,还麻烦月姨的哥哥,心里过意不去。“月儿,跟月祝说,让他别送药了。”

  “小姐这是什么话?好不容易吃了这药,你可以舒服些,怎么能不要?不说奴婢,大小姐也不同意啊!”月姨拒绝。

  “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楚钥看着月姨,“还是别浪费了。”

  “小姐这话,不如跟大小姐去说?”月姨只能搬出苏珞璃。“大小姐都这么心疼小姐,可是小姐偏偏不自爱,怎么能让人不心寒呢?”

  楚钥沉默。

  “就算为了大小姐,小姐也要好好的。”月姨继续说。“奴婢去熬药。”

  楚钥却独自在房里,止不住地叹气。

  月姨见自己的哥哥心事重重地还站在门外。“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