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都传苏家火了,都说苏雪琪才貌双全、魅力不可挡。不止可能跟上官家联姻,还让安氏山庄都登门拜访。

  但是他们不知道,安氏只是个过客罢了。从那之后,任凭苏雪琪怎么盼,怎么减少外出,安氏也没有再来过。

  苏珞璃悠悠道:“像苏雪琪这么好高骛远而贪婪的女人,只有两个下场。要么,失去所有。要么……失去所有。”

  古月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不是同一个下场吗?

  深夜。

  月祝从韩式药馆取了药,返回苏府的时候,突然觉得气氛不对。

  “安氏山庄的人什么时候都这么偷偷摸摸了?”月祝站在夜色下,说道。

  “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如果不是怕惊扰到了你,我也不会这样小心翼翼了。”

  渐渐现身的人,正是安氏山庄的几个弟子。随后,安薛凯从容登场。

  “我倒是没想到,安氏山庄的前任得意弟子,竟然会给人打杂,让人使唤。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薛凯派人盯着月祝,没想到他竟然是苏家的家丁。至于他和那个苏珞璃的关系,竟然是心甘情愿地被个小丫头使唤。

  月祝暗暗庆幸。幸好薛凯没留意苏珞璃和韩式药馆里的人。

  “你也说了,我是前任弟子了。我也没想到,老庄主死后,安氏山庄的人会被谣传成了杀人掳掠的神秘组织。我在的时候,好歹从没给安氏山庄抹黑,对不?”

  月祝游刃有余地反击。

  “还是一如既往地嘴硬。真是像极了安夜熙。”要不是月祝这波人,死心塌地地只认安夜熙,薛凯也不会赶尽杀绝。

  “和安夜熙像的,应该不是我,而是死去的老庄主吧?”月祝想想就难过:“可惜老庄主死的冤枉。”

  “我定然会找到凶手,让老庄主得意安息。现在问题是安夜熙不知所踪,实在是可疑。”薛凯义正辞。

  骗别人还行,骗他,还差了点。月祝只相信安夜熙。

  “那你不会是来问是安夜熙的下落吧?还没找到呐?”月祝一脸不相信地说。“你也看见了,我现在只是个家丁,可没有你要的信息。”

  薛凯自然不信月祝会真的做一个家丁。循循善诱道:“只要你告诉我他的下落,或是龙纹佩的下落,我可以让你重新回到安氏山庄。”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个条件不错。”月祝憨笑:“可是,就我现在这样的身份处境,我也弄不到你要的任何信息啊。”

  “别和我装傻。”薛凯也不再和他绕圈子。“老庄主一直很看得起你,另外半块龙纹佩你怎么会不知道在哪里?”

  “龙纹佩?长什么样的?是安氏的信物吗?哦,好久不见,我都忘记它样子了。”月祝装傻道。

  “月祝,你以为你装疯卖傻,我就会放过你吗?”薛凯从怀里拿出一块东西,给月祝看。“不记得了?那我就让你好好想起来。”

  原来他真的把龙纹佩放在身上。太好了。月祝藏住喜色。继续说:“不是在你这里嘛。你还问我?”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