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莘继续道:“你娘不想我告诉你实情。只是,我想敏感如你,不可能察觉不出来。你娘的心意,你明白就好。别让她太难过。”

  话已至此,韩莘他们也不便多留。

  “你还要去看看你娘吗?还是我先送你回去?”安夜熙见苏珞璃久久不能回神,开口道。

  苏珞璃摇头,“我想,跟我娘呆一会。你先走吧。”

  苏珞璃说完,走进了里间。

  安夜熙第一次看到她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

  “娘。”苏珞璃爬到楚钥的床上。

  “怎么了?还不回去吗?”楚钥说道。“娘的身体没事,璃儿放心。”

  “璃儿听韩莘说了。娘的病会好的。只是,璃儿今晚想跟娘睡。”苏珞璃撒娇道。

  “我会吵到你的。”楚钥自己都控制不了咳嗽。

  “璃儿不会被吵到的,娘忘了女儿睡着了连雷都惊不醒吗?娘就答应璃儿吧。好久没和娘在一起了。”苏珞璃抱着楚钥不放手。

  “好,好。”楚钥摸摸苏珞璃的头。

  苏珞璃没再吭声,楚钥也知道她没睡着:“娘给你唱歌吧,小时候你最喜欢听娘唱歌了。”

  “嗯。”苏珞璃闷闷地应了声。

  “咳咳,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咳咳……”

  楚钥温柔的声音,伴随着她努力压制的咳嗽声。这一夜,过的漫长却又有些短暂。

  隔日。

  苏珞璃很早就醒了。也可以说她是一整夜都没有睡着。

  楚钥断断续续地咳嗽,是苏珞璃睡不着的原因之一。但更多的是她这样引发苏珞璃的担心。

  夜夜如此,楚钥又怎么能休息的好?她的身子又怎么会不憔悴成这样?

  苏珞璃听到动静,原来是月姨进来看了眼,拿来了洗漱的东西。

  苏珞璃知道楚钥也没有睡熟,小声说道:“娘,你再休息会。”

  楚钥的确很累,应了声,没有多。

  苏珞璃轻手轻脚地起床。

  外间,月姨准备好了早点。

  “月姨。”苏珞璃坐在桌子旁,看着桌上的早点。“昨晚的话,你都听见了,对吧。”

  苏珞璃看见月姨眼睛红红的,就知道她一定听见了。

  月姨没反驳。只是心里难过。为什么自己的小姐要受这样的醉。

  “娘屋里的紫荆花,哪里来的?”苏珞璃换了个话题。

  月姨看了眼,想了想。

  “这已经是挺久的事情了。还是那次,小姐和大小姐刚从楚府回来的时候。二房说为小姐准备了些东西。这花就在了。二房问小姐喜不喜欢,小姐说了声好看。随后二房便殷勤地隔几日就送来这花。直到现在。”

  二房。蒋媚儿,果然是她。

  “偷偷地把紫荆花换成有些类似的杜鹃。如果是二房干的。她应该不会这么明显来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近看,应该不会被发现。”

  苏珞璃这样,是不想让二房再来更阴的招。明枪易躲,暗贱难防。更新最快s..sm..

  “还有,这种花卉什么的就别放在屋子里间了。有多远放多远。实在不行,就放窗户边,多开窗通风。”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