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祺风不情不愿地离开。还是先逃再说。

  蒋媚儿看了看坐在一旁喝茶的苏雪琪:“亏你还毫无危机感地在这里喝茶。”

  “娘这话说的。女儿有做错什么吗?”苏珞璃悠悠道:“让我跟上官翌晨接触的,是娘不是吗?女儿晚回来,又不是因为去闲玩。娘怎么反倒责怪起女儿来了。”推荐阅读sm..s..

  蒋媚儿缓了缓,“我这哪是怪你?我是担心着急。没想到这个安庄主会真的来,可是你正好不在。我能不生气上火吗?”

  “娘不是不希望我对安氏山庄,抱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吗?”苏雪琪说道。

  “那是当时安氏没反应的情况下。现在他们主动示好,这分明是有戏啊!就算不能发展长远,好歹也要捞点好处不是?”蒋媚儿一脸精明。

  “那具体情况呢?”苏雪琪认同,继续问。

  “你是不知道。”蒋媚儿说起来就来气。“那安庄主来的时候,正巧是苏珞璃接见的。等到我发现赶去的时候,两人竟然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

  “明明这个安庄主是因为你才来的不是吗?怎么就能被苏珞璃这个死丫头给捷足先登了呢?也不知道她到底说了什么。再后来我就请走了安庄主,想要拖延时间等你回来,却没多久,他就提出要走。”

  “苏珞璃为什么会正好在门口?”苏雪琪挑出几点疑点。

  “可能她要出府吧。只是,我已经吩咐过下人了,不许他们私自放苏珞璃出府。”蒋媚儿说。

  “要我说,让苏珞璃摆脱禁足,就是一个大祸患。”要不是她被解禁了,怎么能四处乱跑?

  蒋媚儿没说话,她也不是故意的。是苏珞璃那丫头贼精贼精的。

  苏雪琪又问:“而且祺风为什么会突然跟苏珞璃在一起?平日里,苏祺风多数是往外跑比较多。”

  “听下人说,少爷是要去梨园吃好吃的。”兰婶有情报,说道。

  “这莫名其妙的,苏珞璃会特地请祺风去吃好吃的?”苏雪琪怎么就这么不相信,苏珞璃的目的能这么单纯?

  “自从她被禁足,已经好久没什么动静了。然而,先是她怀疑楚钥的病,找来了大夫想要来看病。再是想解禁。听说还在招惹上官翌晨。现在又抢先给安庄主留印象。”

  苏雪琪冷冷扯起嘴角。“苏珞璃,这是又有鬼点子了啊。”

  “我就知道她野心不小。”蒋媚儿也跟着说。“要不是我有防备,那岂不是又被她得逞了?而且,她还特地支开了祺风呢。”

  “支开祺风?”苏雪琪问道。

  “是啊,我看见的时候,只有苏珞璃和安庄主单独在。后来我要带走安庄主的时候,祺风才出现的……说起来,我怎么觉得他那时候身后跟着的一个人,有些眼熟?”

  蒋媚儿皱眉思索。

  “谁?”苏雪琪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按照现在苏珞璃的做事方法来看,她是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的。

  “是个男的……”蒋媚儿想了想,“好像是,好像是我们调过来的那个木讷男。”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