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祝?薛凯记得,他是安夜熙那路的人。所以被自己赶走了。真是好样的,这一群人都躲在了扬州城。

  “在哪?”

  “苏府。”

  苏府?

  安石见薛凯不太记得了,就提醒道:“庄主还记得那和庄主搭讪的苏家小姐吗?他们家也算是扬州城首屈一指的大家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原来是她家。”薛凯笑了,笑的毫无温度。“真是有缘何处不相逢。”

  “安排一下。是时候去拜访拜访这里的地头蛇了。”

  韩莘从来不和自己过不去,更不跟自己的银子过不去。苏珞璃都那样说了,韩莘看在银子面上也只能委屈走一趟了。

  见韩莘要出门。韩华以为他出去采药。“师傅,你又要出去采药啊?”

  韩莘没应声。

  安夜熙一猜就猜到了韩莘去哪。便说道:“要不要我陪你去啊老板?帮你打打下手什么的。”

  “你去干什么?你又不认识活的草药。”韩华看了看西夜,献殷勤道,“师傅需要我去吗?”

  “不用。”韩莘酷酷地拒绝。说着头也不回地出门。

  韩风刚从后院进来,“咦?师傅去哪?”

  “采药吧。不然他才不会出门。”韩华说道。

  安夜熙笑道:“这次你可猜错了。我觉得老板出门,一定是去苏府。你们忘了苏家大小姐欠着老板钱的事情了?”

  “对对对。”双胞胎点头。

  “你们说,会不会顺利?”韩华一脸坏笑。

  韩风认同道:“我觉得苏珞璃一定不会让师傅顺利的。哈哈。”

  韩式医馆的三人都心照不宣,一副等着看韩莘发火的模样。

  这边。

  来到苏府的韩莘自然是不知道医馆里的几人,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你是谁,来苏府何事?”苏府家丁拦下了韩莘。

  韩莘指指肩膀上的医箱。“大夫。是你家大小姐特地让我来上门问诊的。”

  “大小姐?”家丁狐疑地看着韩莘。

  韩莘被这眼神看的不爽了。自己是被求来帮忙的,这是什么态度。要不是苏珞璃求自己,自己才不会来呢。

  “就是你们家大小姐,苏珞璃。”韩莘冷冷道。

  “大小姐一直被禁足在府中,没有允许不得私自出府。好好的,又怎么会找你来苏府看什么病?”

  家丁记得苏珞璃出府的次数屈指可数,还都是跟二小姐一起出去的。这个人看着陌生的很,谁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

  “你去问问不就行了?难不成,我还会没事找事地故意跑来你家吗?真以为我闲的没事干啊?”韩莘也不乐意了。

  “那你稍等一下。”

  跟韩莘说话的家丁,看了看另一个家丁。那家丁点点头,进门禀告去了。

  乙家丁并没有去梨园问苏珞璃,而是第一时间跑去告诉了二房蒋媚儿。

  谁都知道楚钥母女没有蒋媚儿母女得宠。府中的大小事,也都是蒋媚儿一把抓。良禽择木而栖,这点,低等级的人都精明着呢。

  “二夫人,门外有个郎中求见,说是大小姐请来的。”

  蒋媚儿正吃着小厨房特地为自己做的冰心莲子羹。听到这话,搁下了勺子。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