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说什么呢?”安夜熙一来,见双胞胎窃窃私语的,便问道。

  “西夜,西夜,”韩风招呼安夜熙过去,“我们在说城里最近的神秘事件。”

  “什么啊?”安夜熙好奇道。

  “午夜男丁失踪案件。你觉得是绑架,还是杀人灭口?”韩华问道。

  安夜熙一本正经地说道:“都要有证据才好说话吧。”

  韩风见不够说服力,继续道:“有目击者说曾依稀看见,被害者屋中有红光一闪呢!而且啊,屋中总是有一些灰样的颗粒。据仵作化验,说是人的骨灰呢!”

  “有没有这么恐怖啊?”韩华还是有些不相信。

  “外面都在传呢!而且我觉得,一定是他们用特别的法子,把尸体都处理掉了。这些的手段,真是残忍呢!”韩风说的有模有样的。

  安夜熙只听,不说话。

  “特别的法子?”韩华挠头,“什么法子能让人尸骨无存啊?”

  “我看你是白学医了!”韩风敲了敲韩华的头,“光是师傅,就有许多法子能做到!”

  “听你们这么说,有能力的人,就很有可能是凶手了?”安夜熙眨眨眼,“可是,杀人的动机是什么呢?”

  “那谁知道?江湖恩怨本来就多的说不清。”韩风耸肩。

  安夜熙津津有味地听着韩风的分析,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有头脑的嘛!

  “啊!”被忽略的韩华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是说,师傅就是杀人凶手?”

  “……”

  “……”

  “你们又在我背后说我什么呢?连杀人凶手都扯出来了?”韩莘恨铁不成钢,“我要是会杀人,我一定先杀了你们几个!”

  韩莘给了双胞胎一人一拳头。“这么会推理,怎么不去做捕快?”

  “呵呵,师傅,明明是韩华说的,你打我干什么……”韩风委屈地说。

  韩华见华风这么没义气,不开心了。“明明是你说师傅有很多办法,毁尸灭迹的。”

  ……

  “大白天不做事,光在这里聊天说八卦,我打你们还有错了?”韩莘怒目相视。

  又是一大篇训话。安夜熙见机,默默地开溜了。

  真是没想到,计划这么顺利。薛凯此时一定气死了吧?

  薛凯的确很生气。

  “为什么会露出这么多马脚?已经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了吗?!”

  跟随薛凯而来的几人,默默跪着。

  “属下们明明很小心了,可是……”

  “我不需要听你们的借口!”薛凯愤怒地甩掉了桌子上的茶杯。可见他心情多不好。

  “要是砸了安氏山庄的名声,你们承担的起吗?我是信任你们,才安排你们做事。你们就给我看这个?”

  “庄主息怒。属下怀疑,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跪在最前面的安石说道。

  “谁会……”薛凯突然就想到了合适的人。“安夜熙!他一定在这里!你们有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一片沉默。

  “一群饭桶!”薛凯再次怒道:“你们有做得好的事情吗?!”推荐阅读sm..s..

  “属下找到了月祝。”安石沉稳地说道,没有被薛凯的情绪影响。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