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哦。苏珞璃恍然大悟。

  不止是今天没钱,自己每月的零花钱都被克扣了。哪里还有多少钱给韩莘啊?出师未捷身先死啊!今天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韩莘眨眼就算的差不多了:“我也不算你多。一共……”

  “等下。”苏珞璃干笑着看了看在场的众人。

  安夜熙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玩味。看来,又有好戏看了。

  “怎么?想赖账?刚才不是还一副想用钱来砸我的模样吗?”韩莘冷嘲热讽地说。

  “瞎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呢。我知道韩大神医才不是什么俗人。谈钱都不好啊。”苏珞璃摆手道。

  “我就是俗人。”韩莘一本正经地反驳道。

  “……”瞎说什么大实话!

  “别跟我扯别的,说好了给钱就给钱。难不成你堂堂苏家大小姐没钱?”韩莘说道。

  苏珞璃看向刀疤男,刚才自己是为他解围,避免他被炒鱿鱼。现在他怎么也应该救一救自己吧?

  安夜熙看着苏珞璃投来的求救射线,眼底笑意变深。

  搬救兵?韩莘警告地看向安夜熙,再敢多说一句,别怪他不客气!

  安夜熙为难地偷偷指了指韩莘,无奈摊手。

  好吧。苏珞璃又看向双胞胎,可是两人东看西看、上看下看的,就是不和苏珞璃对视。

  果然,求人不如求己。苏珞璃默默对自己说道。而后对韩莘说:“好,你算。”

  “我堂堂苏家大小姐,也不差你这点钱。你也不用这么急着算清,因为我还有要麻烦你的地方。你就一起算好了。”

  什么叫破罐子破摔?就是早死晚死都要死,不如就让别人不好过,自己好过些。

  正当苏珞璃与视财如命的韩莘斗智斗勇的时候,苏雪琪也如约来到了扬州城最大的酒楼醉仙楼。

  突如其来的暴雨,对苏雪琪来说,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影响。除了她美好的心情。

  在丫鬟的努力遮挡下,苏雪琪的完美度保持在百分之九十九。

  最讨厌下雨了。苏雪琪用丝帕擦了擦脸上不小心被溅到的雨滴。表情阴郁地看向外面下的正欢的倾盆大雨。

  “小姐,你还好吧。”丫鬟地上干净的手帕:“幸好小姐坐了马车,不然可得淋湿了。”

  这话提醒了苏雪琪,真期待自己的好姐姐,此刻的样子究竟会有多可笑?

  “苏小姐。”热情而眼尖的店小二恭维地上前,“苏小姐来本店,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啊!”

  苏雪琪立马微笑,谦虚地说:“哪有。”

  “苏小姐这边请,公子已经恭候多时了。”小二说着帮苏雪琪带路。

  小二在天字一号房停下。手机端sm..

  苏雪琪敲门而入。

  坐在里面的,果不其然是上官二公子,上官翌晨。

  虽然拜帖上没有署名,但苏雪琪一直觉得是上官翌晨。因为上官三兄弟,只有他才会如此周到全面。

  至于有苏珞璃的名字。苏雪琪还是觉得这是上官翌晨自己的想法,一定是上官明朗要求的。

  这家醉仙楼,自然是上官家的产业。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