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他就不应该混进苏府做事。没想到打个杂,都这么不消停。那个二房,说话就跟审问人一样的让人心里不痛快。真搞不懂她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不是要你解释的。”安夜熙打断月祝。没有服从自己的召唤,还有什么资格唧唧歪歪的。

  再说了。这月祝在苏家呆久了,还真把自己当成家奴了?还有没有把自己这个真正的主子放在眼里?孰轻孰重都分不清,真是不开窍的榆木脑袋!

  “是。”月祝识相地收声。

  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安夜熙单手托腮。

  想起今日的落汤鸡苏珞璃,想起她柔软的嘴唇……不由地有些好笑。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个女人?难道是因为最近太饥渴了?

  太安静了。

  月祝一边跪着,一边偷偷抬眼看安夜熙。看见他嘴角的笑意,不由地一哆嗦。

  过了半晌。安夜熙才收敛神情,道:“你要做的,都知道了吗?”

  月祝赶紧趁机起身,恭敬地说:“当然知道。爷放心。”

  “你知道什么?”安夜熙毫不掩饰怀疑地看着他问道。

  “不是……诱敌之计吗?”月祝好歹也是掌握了点情况,才敢过来请罪的。

  “是你个头!”安夜熙一记掌风,拍在月祝的头上。就知道他什么都没搞清楚。

  说错了吗……月祝委屈地抱着头,继续单膝跪地。

  “别人可以诱敌,你要是诱了,不怕暴露龙纹佩所在吗?”安夜熙恨铁不成钢地说:“看来你是越来越蠢了。”

  “爷,你答应过师傅,不说我蠢的。”而且月祝觉得自己并不是蠢,只是不会发散思维而已。

  “那老头已经死了。保证无效。”

  话题说到这,似乎有些凝重。

  安夜熙脸色不太好。一直嫌他烦,可是当他消失了后,安夜熙才发现自己失落感有多强。手机端sm..

  而月祝,则偷偷红了眼。感慨再也没有人像老庄主一样疼爱自己了……

  “好了。”安夜熙最看不惯月祝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起来吧。大男人,也不怕丢人。老是哭哭啼啼跟个女人一样。”

  月祝擦了擦鼻子,立马听话地恢复以往的神态。

  “这次行动,你只要暗中保护苏珞璃就好了。如果被薛凯发现你,你也要想办法把他的注意引走,好让其他人动手,你明白吗?”安夜熙道。

  月祝点点头。“明白了。”

  “明白了就走吧。”安夜熙下了逐客令。

  月祝离开后,安夜熙却久久没有回房。

  苏珞璃自那天之后,依旧在自己的院子里被禁足。浑然不知院外事。

  期间,听古月说,月祝已经被调去了梅园做事。

  苏珞璃心里有些狐疑。二房不会平白无故这样做的,可是现在的她也没什么办法、什么理由来阻止。只希望一切不会太糟。

  而二房蒋媚儿同样也在为苏珞璃头疼。

  “夫人……”兰婶看着手里的帖子,犹豫道:“这已经是这两天的第四封拜帖了。”

  蒋媚儿的脸色不是很好看:“都压下来了吗?确定没有被老爷看见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