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钥微微一笑,眼神落在屋里那盆盛开的紫荆花上。

  月姨接着说:“哪是我们不找大夫啊,那请大夫来了也没有一个管用的啊。”

  楚钥看了看月姨。这些事情,她不想苏珞璃为自己担心。是她没有保护好苏珞璃,让她过上她该有的生活,还跟自己一起受苦。楚钥已经觉得很过意不去了。

  苏珞璃也觉得二房找来的人,肯定不靠谱。没关系,自己一定有办法把韩莘请进来的。

  “璃儿,光说娘了。你呢?还不准备说说吗?”楚钥转移了话题。

  “我啊。”苏珞璃吃的差不多了,便说道:“我今天出府了。”

  “出府?”楚钥一惊,“你,要是被你爹知道……”

  “娘。”苏珞璃笑了笑,“别担心,是爹让我出府的。所以我不会有事的。”

  “去哪?”更新最快s..sm..

  “上官家。”

  楚钥听闻,面有喜色:“难道是上官家特别看好你吗?”

  苏珞璃皱眉:“娘,你不会是期待我进上官家吧?”

  “木家,上官家,这两家的公子身份和家事都足以配你。娘自然是看好的。”楚钥也身为人母,怎么会不为自己的女儿考虑?

  “娘。”苏珞璃摇头,“女儿要一辈子陪着娘。”

  “傻女儿,可是娘无法一辈子都陪着你啊!在有生之年,娘只希望你找到好的归宿,这样娘也能安心了。”楚钥感慨道。

  不知道为什么,楚钥的话听起来特别伤感。

  “娘,你别这样说。你一定能好好地陪在璃儿身边的。璃儿只有娘。”苏珞璃贪恋地抱住楚钥。

  楚钥没作声,只温柔地拍拍苏珞璃的背。

  “璃儿什么事情都能听娘的,只有终身大事,璃儿希望娘让女儿自己做主。”苏珞璃说道。

  楚钥不是想逼迫苏珞璃,她只是怕自己等不到看她成家,怕自己不能为她铺好以后的路。

  另一边。

  在苏珞璃与楚钥相谈甚欢的时候,苏雪琪也正在和自己的娘谈心。

  “听你一说,你和上官翌晨进展不错,你为何愁眉苦脸的?”蒋媚儿不明白苏雪琪的神情。按理说,这不是应该高兴吗?

  “娘,苏珞璃好像对上官翌晨有想法。”苏雪琪说道。

  蒋媚儿也沉了脸。

  “说起这丫头,真不是一个善类。你今天落水,还不是拜她所赐?按我说,她一定是想才不是帮你这么单纯,她想帮的是她自己。幸好,上官翌晨救的是你。”

  蒋媚儿拉着苏雪琪的手:“女儿啊,你可要防着她。你应该知道上官翌晨代表什么吧?要是被苏珞璃抢走,你等着哭去吧。”

  虽然说上官翌晨并不是上官家的长子。但是众所周知,上官翌晨是上官明朗最器重的儿子。也是未来接掌上官家产业的大热门。这点,苏志生也清楚。

  苏雪琪如果想要抱大树,就不应该让到手的鸭子跑了。要是被苏珞璃半路抢断,只会让楚钥母女再次得势!这点,绝对不行!

  “你现在有木家护着,接近上官翌晨不是轻而易举吗?你难道还怕你这只凤凰,会输给苏珞璃那个小土鸡?”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