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天耀怎么会不知道上官翌晨是在为两人找台阶下?这样咄咄相逼,难看的只有苏雪琪。

  也好,他们和苏雪琪也不适合待在这里。还是换个地方,好好安慰安慰苏雪琪吧。

  上官翌晨,永远的假好人、和事佬。苏珞璃心里满是鄙夷。

  “等两位聊完了,也欢迎两位一起来大厅找我们。”上官翌晨对着苏珞璃友好地一笑。

  苏珞璃淡淡地看着上官翌晨。心想,自己当初是怎么被这样一个人的皮相和装出来的绅士风格给迷惑的?为什么现在来看,就这么这么的不顺眼呢?

  “到时候看吧。我们应该会谈很久。”楚夜铮不露痕迹地挡住了上官翌晨看向苏珞璃的视线。

  “哥。”苏珞璃也早挪开了视线,淡淡开口,“你不是有事找我吗?”

  楚夜铮有种感觉,不能让这个看起来人模人样的上官翌晨觊觎自己的妹妹。点点头,拉着苏珞璃离开。

  对于苏珞璃来说,大户人家的府邸,总体上来说是大同小异的。再大再豪华,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璃儿,你还好吗?苏志生有没有为难你?你的伤呢?”楚夜铮拉着苏珞璃,仔细地打量。

  这是代替岳凤华看的。虽然表面上,老人家总是冷冰冰的,谁也不能亲近。可是对子女儿孙,她不曾亏待过一分。

  苏珞璃摇摇头:“我没事。你看我好好的,哪有什么事?”

  苏珞璃倒是庆幸,哪怕自己在佛堂被罚了一夜。自己的伤这次也不知为何,很快就好了。

  嗯,可能是祖先保佑。

  “只是,娘……”苏珞璃想起最后那眼,自己娘的面如死灰。哀莫大于心死,应该就是这样了。

  “姑妈怎么了?”楚夜铮问道。

  “因为我的错。娘和我都被爹给禁足了,还勒令不准来往……我不知道娘怎么样了。要不是这次上官家也点名邀请了我,我根本不能出自己的院子。”

  苏珞璃没有说,苏志生不让自己和娘联系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对楚府敌意。

  “这苏志生真是小心眼。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的。”楚夜铮气愤。

  苏珞璃再次摇头:“我和娘暂时没什么大碍。只是禁足而已,等爹气消了些,我自然有办法。”

  “只是。哥,你也了解外祖母的脾气,以免两家越闹越僵,你还是别跟外祖母说了。”

  楚夜铮怎么会不明白苏珞璃的意思?

  只是,这种事情是他们想瞒就瞒的住的吗?上次比赛的事情,她老人家还不是了解的明明白白的?手机端sm..

  “我都明白,会看着办的。你一切小心,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们,知道吗?”虽然如此,楚夜铮还是叮嘱道。

  苏珞璃点点头。

  楚夜铮还想跟苏珞璃说点什么,突然耳朵里听见了一阵短促而熟悉的声音。

  楚夜铮看向苏珞璃,见她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吗?”苏珞璃奇怪地说。

  “没什么。”楚夜铮微微一笑,“对了,我想起我还有事,得走了。”

  “你有什么事再想办法跟我说,我就先走了。你自己小心点。”楚夜铮说完,急急忙忙地离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