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腔里闻到一股不轻的中药味。再看四周,陌生的书架,陌生的环境……这不是自己的屋子。

  “这是在哪?”

  苏珞璃一边问一边打量自己,发现自己的衣裳也变了。立马裹紧后惊疑地看向楚夜铮。

  知道自己天生丽质难自弃,自己的表哥不会对自己虎视眈眈吧?难道?!这样可不行,近亲等于乱-伦啊!

  楚夜铮很容易就从苏珞璃的眼神和动作,读出了什么。哭笑不得地推了推她的脑袋。

  “你想什么呢!你的衣服是你丫头帮你换的”说完,楚夜铮嘀咕道:“就你这小身板,有什么可吸引人的。”

  “你说什么?”苏珞璃没听清。

  楚夜铮自然不会哪壶不提开哪壶。“没什么。这里是医馆。你还记得你自己在比赛时昏迷了吗?”

  比赛,昏迷……对哦,自己在写最后的对子,可是突然就没知觉了。

  “我怎么了?”

  “小姐。”古月端着药进屋,见苏珞璃醒了,急忙走进:“小姐你总算醒了,吓死奴婢了。”

  怎么自家小姐每次只要一跟二小姐出去,一定会大病一场?古月也责怪自己,如果自己一直跟着,小姐也不会有事了。

  “我没事。”苏珞璃安慰道,“傻丫头,你家小姐福大命大,死不了的。”

  “小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乱说!”古月不满。

  “的确,也不知道该说你是运气太好,还是运气太差了。”又有人进来。

  苏珞璃一看,竟然是上次那个邋遢外貌受音的男子。所以,这里是韩式医馆?

  韩莘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继续道:“自己受伤了都不知道。要不是发现的早,就有的你苦吃了。”

  “受伤?”苏珞璃奇怪,“我受伤了?”

  “你没感觉吗?”楚夜铮指指苏珞璃被子下的大腿。

  苏珞璃这才觉得自己的大腿后面有些疼。

  “现在你当然感觉不到疼,因为我都帮你处理好了。不过,这位小姐真是神经麻木。划了一寸长的口子,还这般后知后觉的。”韩莘不冷不热地说。

  楚夜铮听这话,有些不开心。不过人家到底是郎中,也是他救了苏珞璃。

  “看样子,小姐曾经大病过。加上平日里休息不好,小姐的体质本就大损。所以才会引起短暂的昏迷,外加有些发烧。”

  韩莘再次帮苏珞璃把把脉:“这身子要是不好好调养的话,以后大病小病轻易就能缠身。”

  自己这么弱啊!所以,自己是破伤风了?所以感染发烧了?苏珞璃摸摸自己的脑袋。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要说摔倒,今天自己也就摔了那一次。可摔倒的时候,没觉得有东西划到自己啊。怎么会呢?自己已经这么神经大条了?

  “你是怎么受伤的?你胳膊和膝盖的伤又是怎么回事?”楚夜铮前后一联想,“是不是和你那衣裳有关?”

  苏珞璃不是这般没分寸的姑娘,却是个喜欢逞强的姑娘。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好好的,怎么会那般标新立异?

  苏珞璃还没来得及说话,再次被声音打断。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