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翌晨让下人给台上的三人分别准备好了小桌子和笔墨纸砚。

  上官翌晨站在桌前,看了看身后的苏家姐妹问:“二位小姐都准备好了吗?”

  苏珞璃移开视线不与上官翌晨对视。

  刚才那一幕,不管是真是假,众人对自己的印象已然没有多大好感了。

  所以,不管上官翌晨这是在帮自己还是苏雪琪,这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下台的好机会。

  作弊之事明显是真。如果自己真这样得到了第一,以后难保不会再次东窗事发,那样更加难堪。

  苏雪琪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把柄的。苏珞璃宁愿输一时,也不能被她抓住了把柄,到时候来个致命一击。

  反正,上一世获胜的就是苏雪琪。名次对自己来说,本也没多大用。

  苏雪琪实在不知道这个上官翌晨到底想做什么?不过,看样子,也不像是来坏事的。

  苏雪琪依旧觉得苏珞璃刚才的一切发挥,都是因为她作弊的原因。所以对这最后的比试,苏雪琪势在必得。

  上官翌晨脸上带笑,提笔写道:“蚕作茧茧抽丝织就绫罗绸缎暖人间。”

  上官翌晨写完就让手下拿起了对子,公布在众人眼前。

  唐鹜摸着自己的胡子,赞赏地点头。

  此子行书端正中又有一丝豪迈,正直不阿。对子也是十分之妙啊!果然是扬州才子之一!

  苏雪琪看完,随即柔柔地笑开。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已经想到了下句。

  那模样,巧笑倩兮,让人不禁看呆。果然是天生丽质!等她及笄后,该是怎样的倾国倾城啊!

  一边的苏珞璃,却迟迟没动。

  看着那熟悉的字迹,看着那熟悉的眉眼。想起上一世自己为了和他互通来信而练字的日子。想起每次接到他书信时,自己的喜悦……

  不由地,再次觉得心被针扎了一样。

  早知道这一世,和他每一刻的回忆都会这么戳心。上一世的苏珞璃宁愿从没遇到上官翌晨。

  上官翌晨注意到了苏珞璃突然有些发白的脸色。难道她真的不会?所以现在准备用苦肉计?

  在苏珞璃停顿的片刻,苏雪琪已经写好了。推荐阅读sm..s..

  一旁的‘官方’丫鬟立刻帮忙亮出。

  上面写道:“蜡流泪泪成灰化作千丝万缕寄深情。”

  上官翌晨对的是大爱。而苏雪琪对的,是姑娘家的小情。这一对,倒是十分契合。

  一对已出,反观苏珞璃,久久没动静。

  唐鹜就是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苏雪琪才是实至名归的第一才女。

  一旁的苏珞璃用力捏紧了拳头,让自己回神。可是眼前开始模糊,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好痛……为什么会突然觉得这么痛?

  苏珞璃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是自己把心疼的痛楚放大了。可是她慢慢觉得,这种痛楚太现实了。

  不行!还有对子,自己要写完。

  就算要输,也要输的光明正大。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是做贼心虚、临阵退缩。

  苏珞璃已经听不见其他人的声音了。提笔坚持着写完对子。

  而后,眼前突然一黑。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