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日里,当然无大碍,但是在比赛前去。难保没有买题的嫌疑。”手机端sm..

  木紫堇得知楚府派人,在比赛前去过上官家,不过具体做什么却没有确切查出。

  告诉苏雪琪之后,还是苏雪琪的提点,让木紫堇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一定就是这样的!

  买题?

  四周再次议论纷纷。

  ‘怪不得今日苏家大小姐超水准发挥,难道真是作弊?’众人不禁都有类似这样的想法。

  “而且,”木紫堇很得意自己说的头头是道。“苏家大小姐以往的名声,大家都是有所耳闻的。也许传闻不可信。那——”

  木紫堇看了看苏雪琪,又看向唐鹜。“据说唐先生数日之前,还去苏府亲自授课了。苏大小姐的水平,唐先生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这点,当然也是苏雪琪告诉木紫堇的。因为苏雪琪说,苏珞璃曾气走唐鹜。

  唐鹜点头。他本就不看好苏珞璃。也据实说道:“的确。可苏大小姐,老夫教不了。”

  木紫堇更是大声质问:“看吧,就连让唐先生都头疼的苏大小姐。在短短数日,进展飞快。是不是有些不可思议呢?”

  说的真好。苏珞璃都禁不住想要鼓掌了。

  上官明朗有些慌了。要是被别人知道他公开放水,那不是糟了?“木小姐,这都是你的片面之词,请……”

  “那既然不能光说,那就用事实说话。上官伯伯重新出题,让苏大小姐再答一次可好?”

  木紫堇似笑非笑地说。

  台下,上官翌晨看见自己爹脸上细微的表情,就知道苏珞璃这件事果真有水了。

  唉,原来这个苏珞璃不是一鸣则已,而是有备而来?上官翌晨有些失望。

  “看来,我们错过了一场好戏。”

  上官翌明和上官翌轩姗姗来迟。看着台上的几位佳丽,立马有种相亲的感觉。反正老爷子本就有这种心思,也不为怪。

  上官翌轩瞅了瞅,伸手指着台上的苏珞璃道:“大哥二哥,我要这个女人。”

  上官翌轩的年纪跟苏珞璃差不多。男孩子晚熟,又是家中最小的。有些稚气未脱也可以理解。

  上官翌明见自己的弟弟,指的是场上最惹眼的女人,立马不高兴了:“长幼有序,你懂不懂?”

  “大哥!”上官翌轩看了看上官翌明,不满地把脸鼓成了包子。

  上官家的男子都长的不赖。作为上官家的老大,依靠练武练出了一副好体格,上官翌明给人感觉成熟稳重。

  倒不是上官翌明真的立马就看上了苏珞璃。她的着装打扮最标新立异。而她本就不丑。想不惹眼也难。

  “大哥,三弟,你们来了。”上官翌晨笑道:“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

  “本来是不想来了。”上官翌明推了推羸弱的小弟,“是这小子非缠着我,要我跟他一起来,否则不让我专心练武。”

  “既然想专心练武,还和我抢女人作甚!”上官翌轩哼了哼。

  “小子,想和你大哥讲道理?不如先问问我的拳头?”上官翌明最喜欢的就是逗自己的小弟。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