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琪心里一喜。

  木紫堇自然是巴不得。

  “我怎么样子了?”苏珞璃不乐意了。

  虽然现在自己的衣裳破了些,但该遮住的部位还是遮住的。况且,这点暴露,跟现代的比基尼根本没法比好吗?

  古人的思想是保守了些,她苏珞璃可不是这种扭扭捏捏的姑娘家。

  退出?她苏珞璃都走到这一步了,竟然叫她退出?开什么玩笑?

  俗话说的好,‘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就凭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她也绝对不能顺了苏雪琪的心意。想看她狼狈?没门!

  “你这样,还想参加比赛吗?”红衣媒婆不敢相信。

  一般人家的女子,这样衣衫不整的早就哭哭啼啼,大声吵闹了。何况这些大小姐?

  可是这个苏家大小姐非但没有遮遮掩掩、委屈痛哭,反而是落落大方。好像衣裳破烂的,不是她,而是别人一样。

  “苏小姐,你这样……”上官晴也忍不住开口劝道。

  毕竟这里没有准备备用的衣裳,连自己的丫鬟们都不准跟进来。

  “我要参加。”苏珞璃对着红衣媒婆说道:“等我整理一下,我再上场。你把我的顺序调到最后,可以做到吗?”

  红衣媒婆见苏珞璃这么坚持,哪敢说不?这几个可都是不好惹的。急忙下去安排。

  苏雪琪脸上还是柔弱的表情,可是心里却是费解。都这样狼狈了,这个苏珞璃依旧不死心。她难不成真准备赢了这比赛吗?

  苏珞璃看向苏雪琪。“妹妹,其实我刚才也是开玩笑的,谁知道竟然会弄出这番意外来。”

  “姐姐,要不我让人去给你拿衣裳来?换到最后,一定来得及的!”苏雪琪积极地说。

  “不用管我了。我一定会参加的。妹妹你也一定要全力以赴,千万不要放水才是。不然木小姐怕是又会冲动了。”

  苏雪琪眸光沉沉,一不发地点点头。

  木紫堇哼了哼。

  已经表演完的上官晴还是有些担心,“你真的没事吗?”手机端sm..

  看着苏雪琪跟木紫堇去准备上场,苏珞璃笑道:“那就麻烦你帮我一下了。女红,你会吧?”

  上官晴不明所以地点头。

  苏珞璃但笑不语。

  看来,最后的比赛,注定要风生水起了。苏雪琪,这可是你逼我的。

  ————————————————————————————

  台上,苏雪琪跳的一支惊鸿舞,惊艳四座。

  台下,木天耀都是忍不住地拍手叫好。

  “琪妹果然丝毫不让人失望。”木天耀问向上官翌晨,“你说是不是?”

  上官翌晨拿着茶杯,眉目间依旧是一副温文儒雅。悠悠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苏家大小姐的顺序应该在前不是吗?”

  按理说,上官翌晨不该这么在意苏珞璃。可是不知道为何,她今日的表现,远远比苏雪琪更让人期待。

  被上官翌晨这么一说,木天耀也觉得不对。“是哦,怎么没见到那个大小姐?”

  “她不会是觉得最后一关不好过,所以自动退出了吧?”木天耀觉得这个倒是并无不可能。

  “看来,不像。”上官翌晨的目光意有所指地看向台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