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紫堇自然看着一直沉默的苏珞璃:“我告诉你啊,哪怕你是嫡女,是大小姐,那又怎么样?我不准你欺负雪琪!”

  没想到,木天耀这个男人,还会在女人面前搬弄是非。真是长舌男。

  “木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的。”苏珞璃看着木紫堇。“琪儿是我的妹妹。木小姐说我欺负她,这是从何说起?”

  木紫堇一张清丽的脸上满是正义,满是对苏雪琪维护。

  毕竟和长舌男有血缘关系,这木紫堇的外貌和木天耀也有几分相似。

  然而,只是一点点的形似,并不神似。她的脸上并没有木天耀脸上时不时挂着的阳光暖意。

  倒是有一点很像,这对兄妹有一模一样对苏雪琪的维护。

  也不知道苏雪琪对他们这对兄妹,灌了什么迷魂汤。能让这对兄妹对苏雪琪这么爱护有加?真是见了鬼了。

  “是啊,姐姐没有欺负我。紫堇,别说了。姐姐会不高兴的。”苏雪琪拉着木紫堇说道。

  “没欺负?”木紫堇推开苏雪琪,双手叉腰,“没欺负,你干嘛只敢躲在苏府?”

  “躲在苏府?”苏珞璃不由地觉得这个形容词很可笑。她为何要躲?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木小姐,苏府可是我家。我有必要躲吗?”苏珞璃勾起嘴角,眼中只有冷然。

  苏珞璃不由地在想,这个贱-人苏雪琪到底把她的名声,在外面都整成了什么模样?

  这样的苏珞璃,眼神语气,都让人不由地发凉。

  只是一瞬,苏珞璃又收敛了自己的神情。不能轻易冲动,自己还是要淡定些。

  木紫堇先是被苏珞璃的气场愣了愣,随后细看,苏珞璃依旧是那个默不作声的苏珞璃。

  木紫堇觉得刚才一定是自己的错觉。自己怎么能被这个女人给吓到呢?

  “是啊,你没躲。你只是闭门不出。”木紫堇哼了哼。

  “什么闭门不出,你就是不敢出来不是吗?传闻都说你,胸无半点墨,更是琴棋书画,样样不通。连学堂都不肯要你!”

  “要不是你身为苏府大小姐,又有楚府护佑,谁还会把你放在眼里?你根本什么都不如苏雪琪!”

  “就是因为这样,你才只在苏府里靠着自己的身份来欺压、来欺负苏雪琪不是吗?”

  “从来不敢在人前露面,不就是怕被别人取笑你无才无德吗?你就是嫉妒苏雪琪什么都比你好!”

  “说够了吗?”

  苏珞璃揉揉自己的耳朵。还真够喋喋不休的,和木天耀这个长舌男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苏雪琪已经一脸欲哭:“紫堇……”

  见苏雪琪胆小害怕到这样。一点都不像平日里温婉智慧的完美苏雪琪了。

  木紫堇越发觉得苏珞璃一定背地里,迫害了苏雪琪。才会让她在苏珞璃面前这般失措。

  “你怕什么,她有什么就冲我来好了!”木紫堇一拍胸膛,“我说的都是实话,还怕她听不进去吗?”

  木紫堇也是木家的小姐。其实也是大小姐脾气,也被人宠惯了。自然也天不怕、地不怕。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