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一个人,先不说其他。就等于要负责这个人的衣食住行,还有吃喝拉撒。

  韩莘觉得自己已经养了两个吃白饭的人了,不应该再给自己找麻烦。

  还是牵扯到安氏山庄的麻烦。他只想发财致富,做个普通人而已。

  安夜熙当然知道韩莘不会这么好说话,但是他也是有备而来的。

  “你好好想想,你并不吃亏。一,我在你这打工,但不要你工钱。二,虽然吃住在你这,但每月吃住的银子,我会按时缴纳给你。”

  韩莘眯了眯眼。虽然他的眼睛并不大。

  “也就是说,你不止不用多花一分钱,还会赚进银子。并且有一个免费的工人给你使唤。”更新最快s..sm..

  “就是这样,你也不愿意?别太贪心了,小心有钱拿,没命花。”

  安夜熙看着韩莘。心里想着,如果他再敢说不愿意,该怎么惩治他。是烤了呢?还是烤了呢?

  啧啧,这个人的这张嘴,还真是恶毒。

  安夜熙都这么说了,韩莘要是再不给面子,也实在不好下台。况且,这个安夜熙的个性其实并不怎么好。

  话是这么说,这好不容易送上门的买卖,韩莘也不会不做。“可是,你也知道我和安氏山庄也不能在明面上这么过不去……”

  “你到底要多少银子,你说。”安夜熙怎么会猜不到韩莘的心思。

  “榜单上‘通缉’你,是多少银子,你就先给多少。当然,这只是入门。”韩莘笑眯眯。

  “至于你说的住宿和伙食费嘛,看在咱们俩的交情,我自然不会多算你。五两一个月。”

  在安氏山庄的薛凯,为了打听自己的下落,可是花了不少血本。(反正用的是安氏山庄的银子。不过是假公济私罢了。)

  据说,是按照每人提供消息的有用信息含量,会给与不同金额的奖励。从一到五百两不等。

  韩莘自然是狮子大开口,要五百两了。

  至于,每月五两,这根本就是黑心!说什么交情?真要讲交情就不会跟一个被‘通缉’的人要钱了!

  还真是十商九奸啊!安夜熙看着这么精明会算的韩莘,真是相当寒心。

  “好!”真是比铁公鸡还铁公鸡。

  安夜熙现在再怎么样不爽,也只能暗自咽回肚子里。现在,寄人篱下的他也只能忍一忍。

  不过,安夜熙嘴角轻挑。

  风水轮流转嘛!等到自己把事情都解决好了,还怕不能好好整整这个抠门死要钱的韩莘?

  而反观谈判胜利的韩莘,心情大好。

  “对了,我说,你这张脸,我能不能改造下啊?看着真寒碜。”

  安夜熙见自己的模样,再次被韩莘诋毁。冷哼一声。“你不如先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的模样。”

  韩莘自己粗粗地打量了下自己,挺好的啊……就是衣服脏了点……

  自从自己采药回来,就一直在忙忙碌碌的。不是整理药材,就是抓药煎药。连洗漱都是一概而过的,哪有空看顾自己的外貌?

  难道是自己的仪容不太端正?

  韩莘这时已经带着安夜熙走到了大堂里。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