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姐不担心自己吗?”说了这么多,月祝却没听见她提及自己。

  苏珞璃笑了。“担心自己,就有用吗?”

  她担心别人,才能去一步步解决。而担心自己,只是杞人忧天而已。与其担心自己,还不如想想怎么走好每一步。

  苏珞璃觉得自己比其他人都安全多了。最起码,她死过一次,经历过一次。没什么可再怕的。

  那样的笑容,是释然也是淡然。月祝觉得这个小姐,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加不简单。

  能让自己有这种感觉的人,迄今为止,还只有一个人。而这个人,还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月祝沉思的时候,苏珞璃却转身离开。

  月祝回神,对着苏珞璃的身影,忍不住开口:“小姐,有事可以来找我。”

  自己在这深宅大院的,每天只要勾心斗角的。又有什么事情需要麻烦月祝呢?

  “这话,我也还给你。”苏珞璃回头应了句。

  这万一月祝有个什么特殊情况,苏珞璃也希望他能告诉自己。而不是去找月姨和自己的娘。好歹,自己还能有个准备。

  只是,希望,他永远也不会有这种特殊情况。

  “小姐,那个人很厉害吗?”古月问道。

  “谁知道呢。”苏珞璃说着,带着古月前去桃园。

  “对了。最近怎么没看见古清那丫头?”苏珞璃问道。

  “小姐要找她?她一直在梨园啊。”古月说道。

  苏珞璃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跟你说了好几遍了,不要做的太过明显。这样排斥她,她还怎么装下去?”

  苏珞璃后来想起了古清。

  古清是二房的人。后来成了苏棋风的通房丫头。苏棋风换女人的速度很快,所以古清被人遗忘的速度也很快。难怪苏珞璃一时记不起来。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珞璃也告诉过古月,古清是二房派来的眼线。可惜这丫头藏不住事儿,知道后,总是戒备的太过明显了。

  不让古清近身侍候,还时不时让她去厨房帮忙。甚至于在院子里,苏珞璃都经常看不见古清的人影。

  不管怎么说,二房也都‘用心’地派了人过来。不好好对待,怎么可以?

  “奴婢知道了。”古月撇嘴答道。

  说话间,一主一仆来到了桃园。

  苏珞璃刚进院子,就看见郎中背着药箱擦肩而过的身影。

  这好像是上次那个郎中。苏珞璃扭头,看着那郎中离开的背影,有些许不解。

  楚钥早就等候苏珞璃多时了。

  “娘。”苏珞璃进屋打了个招呼。发现楚钥看起来并无大碍的样子。

  “娘,是身子又不好了吗?刚刚璃儿看见郎中了。”

  “大小姐。”月姨给苏珞璃上茶,“小姐晚些时候又有些咳嗽。正巧老爷派郎中来复查。顺便配了点药。”

  苏珞璃点点头。

  对于楚钥的身子,苏珞璃一直有心无力。也不相信那个明显奇怪的郎中。现在只有等有机会,为自己的娘找个靠谱的大夫看看才是。

  “今日怎么来的这般晚?”楚钥开口问道。

  这几日,楚钥一直在想,当日自己的口气是不是太重了?苏珞璃还只是个孩子。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