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珞璃让古月帮自己去打探月祝的消息。发现他正在厨房后院砍柴。

  “小姐,为什么小姐这么在意这个人啊?”古月一边跟着苏珞璃的脚步,一边问。

  “难道说小姐……”古月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该想的,又急忙摇头。“不应该啊,那个月祝年纪也太大了点……”

  苏珞璃额头冒出三条黑线。“你想什么呢。”

  “小姐,其实小姐到了这个年纪,想这些也并不是不可以的。奴婢可以理解。只是,那个人,配不上小姐。小姐应该找扬州才子那般的人物。”

  扬州才子?渣男上官翌晨,不就是什么才子之一吗?可是心里却是个腹黑渣男!一肚子坏水,中看不中用。

  “记住你家小姐的话。千万别看一个人的外表。因为越是完美的人,伪装的越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要不得。”

  “哦。”古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所以小姐才在意这个落魄的大叔吗?”

  这话怎么连起来听,这么奇怪呢?古月这丫头该不会还是以为自己喜欢吃老牛吧?

  苏珞璃忍不住拍拍古月的脑袋。“我这才不是在意。而且,我对大叔没有兴趣好么。”

  兴趣是肯定没有的。虽然说不是在意,可苏珞璃也不能否认,自己的确是有些在意月祝。

  当然,无关其他。只是觉得他是个不安因素。仅此而已。

  古月不是不想相信,而是觉得苏珞璃实在不是那种会多管闲事的性格。不是在意还这样?若在在意那不是不得了了?

  苏珞璃也管不了古月到底还在想什么。

  不远处,月祝正在砍柴。一斧子下去,就利索地劈开了好几个木桩。

  烈日下,他半果着结实的上身,皮肤黝黑。看起来,健壮、很有肌肉的感觉。

  明明在做力气活,却连一丝汗都没有出。看他的轻松度,似乎这点事情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苏珞璃不傻。并且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似乎是注意到了苏珞璃的目光,月祝停下动作,看了过来。

  苏珞璃丝毫不躲闪。走近了几步。

  他果然和自己印象里的人相差无几。眉目间看起来,老实憨厚的。

  模样,真心不像坏人。首发..m..

  月祝有些差异。

  这个一直目不转睛,毫不羞涩地盯着自己的女孩,该说她是不知羞耻、不懂分寸,还是该说她直率纯真,鲁莽可爱呢?

  女孩目光里毫无其他感情,一双清冷的眸子里,有的只是打量和探究。

  月祝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又怎么得罪这个小姑娘了。

  “小姐……”古月不敢抬眼,却还是忍不住拉了拉自己小姐的衣袖。“小姐,非礼勿视。”

  非礼毛线啊!苏珞璃还是收回了自己打量的视线。她差点就忘了,这是一个保守封建的古代社会。

  月祝立马系上了上衣。“小姐,有事吗?”

  听到丫鬟的话,月祝虽然不认识,也知道苏珞璃是个小姐了。

  有事吗?当然没什么事。苏珞璃就是没事找事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