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楷书。

  自己能写这一手好字,也该要谢谢一个人。

  其实不用找什么教书先生,苏珞璃根本就不需要。

  上一世,起先她的确不学无术,贯彻了‘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

  可是再遇到她以为的白马王子的时候,苏珞璃就完全撒比了。

  为了上官翌晨,她想方设法了解他的饮食爱好,兴趣特长。制造机会和他接触。

  知道他喜欢才女,苏珞璃也全面包装自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有涉及。

  虽然没有苏雪琪精通,却也都会一二。目的,只是想装装样子,可以讨好渣男。

  为了这个渣男,苏珞璃变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可是,最终还是落得那样的下场。

  上官翌晨。苏珞璃没想到,现在细想来,自己会这么傻。

  “小姐!这个先生,可是夫人好不容易请来的。”古月嘀咕道。

  “我知道。”苏珞璃站起身,将刚练习的纸张揉成团。“这个先生,是二房帮忙找的吧?”

  应该说,是苏雪琪的面子。

  “小姐怎么知道?”自己没提这件事吧?古月奇怪。“既然小姐知道难请,为什么还轻易让先生走了呢?”

  这才是有些人想看的结果。要是自己真的心安理得地用这么好的先生,那些人能答应么?

  “古清呢?”苏珞璃理了理自己的衣裳,不答反问。

  “她在为小姐做冰糖雪梨。”古月答道。“她说她厨艺不错,奴婢就自作主张,让她去为小姐张罗了。”

  苏珞璃走出书房,边问:“最近的吃的,都是她弄的?”

  “是的。”

  这个叫古清的,手艺确实不错。

  “以后,别老让她弄了。”苏珞璃想了想,“让其他丫头弄吧。”

  “是。”

  这边,苏雪琪状似不经意撞到了,怒气冲冲的唐鹜。

  (真是巧。——天知道她在这里转悠多久了。)

  “哎呀,真是抱歉。”苏雪琪装作急忙道歉,一抬头,见是唐鹜。

  “先生?你这是怎么了?”苏雪琪一边行礼,一边问。“不是在教我姐姐吗?怎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唐鹜看见苏雪琪,收敛了神色。“无妨。”

  “是姐姐冒犯了先生吗?还是她那里的下人?”苏雪琪见唐鹜没否认,接着说:“不管如何,琪儿代姐姐向先生赔罪。”

  “不关你的事。何须道歉?”唐鹜摆手。推荐阅读sm..s..

  “先生盛名,琪儿早有耳闻。您也是琪儿好不容易才拜托来的,如果先生败兴而归,琪儿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好孩子,这和你无关。只是你这姐姐……唉……”唐鹜一副不提也罢。

  “还是你好。识大体,又聪慧。你果然和我学生形容的一样。这次的才女选拔,老夫可是十分看好你的。加油。”

  苏雪琪听闻,嘴角不由地弯起。

  “多谢先生抬爱,琪儿一定不负众望。那学生送您。”苏雪琪礼数周到地将唐鹜送出府。

  苏珞璃会搞砸,这对苏雪琪来说,自然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这次,苏雪琪特地拜托自己的授课先生,让他请唐鹜来苏府。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