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小时候,苏珞璃和自己一起玩。

  其他人看见,总会说:“看,是苏家大小姐和那个女人的孩子。”

  “那个女人的孩子”“二房的孩子”“烟花女子的孩子”“贱女人的孩子”……看到自己的人,哪一个不是给自己冠上了这样的名号?

  凭什么苏珞璃是苏家小姐,自己却连个称呼都没有!她明明也是苏府的小姐!

  所以,苏雪琪从很小的时候,就立志要将苏珞璃有的全部抢过来。总有一天,她要将苏珞璃踩在自己的脚下。

  苏雪琪很努力,努力让自己完美。为的就是摆脱蒋媚儿,活的像自己,而不再被任何人贴上标签。

  可能,连蒋媚儿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一直想要摆脱自己。推荐阅读sm..s..

  蒋媚儿的话还在继续。

  “可是,她本来一直都是个好捏的软柿子。现在怎么样了?难不成要翻天不成?”

  “有我在一天,她们母女就别想爬到我头上来!”蒋媚儿绝对不会让她们有这个机会的!

  兰婶正好端着绿豆汤进屋,关上了门。“夫人,在小姐面前,说什么胡话呢。”

  蒋媚儿见兰婶进来了,“我有说错吗?”

  兰婶没说话。

  苏雪琪笑了笑,接过兰婶的绿豆汤。

  “娘,你当然没说错。只是,说了,有用吗?”

  苏雪琪的话,依旧说的轻柔。

  “与其这么抱怨,不如想想我们之后要怎么办。如果任由楚钥母女这样下去,也许以后苏府就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了。”

  蒋媚儿一听,还是觉得自己的话女儿一针见血。

  “不过,娘。小心驶得万年船。”苏雪琪可不想自己的娘一心急,搞砸了一切。

  兰婶看的出来,这小姐,可比自己的夫人识时务多了。

  蒋媚儿神情一紧。“我知道。看来,我们不能再掉以轻心了。”

  “对了娘,过几日,城中举办才女选拔大会。女儿报名了。”苏雪琪想到正事。“还请娘跟爹好好说说。”

  毕竟这是抛头露面的事情。苏雪琪怕苏志生不会同意。

  蒋媚儿虽然是巴不得自己的女儿出风头。不过也有些奇怪:“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要参加这个?”

  “女儿过两年就要及笄了。如果不在此之前,打响自己的名声,以后怎么挑选佳婿?娘怎么也不为琪儿考虑考虑?”

  这话,苏雪琪有些埋怨,有些撒娇。

  “还是琪儿想的周到。”

  蒋媚儿这才想起,自己的女儿还是庶女,如果在她及笄之前,都没处理掉苏珞璃的话,那自己女儿的前途,就堪忧了。

  苏珞璃再怎么说都是苏家嫡女,加上楚钥娘家背景强势。光这一层,就不愁嫁不到好人家。

  可是自己的女儿,只是个庶女。这怎么看,都是劣势。如果不采取行动,又怎么能赢在起跑线?

  蒋媚儿不能让自己那么优秀的女儿,比那楚钥那不学无术的女儿差。

  “放心,娘一定会说服你爹的。你也要争气点,一举夺冠。让众人惊艳!”这才是她蒋媚儿的优秀女儿!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