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放心,我都安排好了。”月姨给楚钥倒了杯茶。

  月姨这么多年,依旧称呼楚钥为小姐。称苏珞璃为大小姐。

  楚钥点点头。

  “娘,我真的没事。”苏珞璃倒是见楚钥气色不好。“娘呢?你身子还好吧?”

  “娘都是老毛病了,不碍事的。”楚钥摆手。“快吃饭吧。”

  苏珞璃没吱声,乖乖拿起碗筷,吃了两口。“娘,二姨娘是不是今天去找你了?”

  苏珞璃的院子里,搞出这么大动静。蒋媚儿不可能不知道。

  “没有。”楚钥立马回答。

  苏珞璃放下了碗筷。“她是不是说你什么了?!”

  苏珞璃不怕蒋媚儿来找自己,倒是怕蒋媚儿去找自己母亲的麻烦。毕竟母亲身体不好。

  “真的没有。”楚钥拉住苏珞璃,“不信你问你月姨。”

  月姨也附和:“二夫人的确没来找小姐。只是,小姐也的确是为这件事来的。”

  楚钥见月姨把事情都说了,也就不好不提了。

  “璃儿啊,你怎么突然搞出这么大动静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自从苏珞璃落水后,楚钥就觉得自己的女儿变了。

  “娘,我只是不想被欺负了。”苏珞璃不想瞒着楚钥,也直说。

  “娘,我知道,你一直让我和你安安静静、安安稳稳地过生活,是为了保护我。”首发..m..

  “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你退让就可以的。别人只会得寸进尺。他们不会心存善念的。”

  楚钥听着苏珞璃的话,沉默。

  月姨则给了古月一个眼色,让她去关门。

  苏珞璃知道,可能自己说的话很奇怪。也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该说的话。可是,她不能不说。

  “我是苏府的大小姐。是苏府的嫡女。可是,你看看我这么多年,过成了什么样子?府里的下人,有把我当过大小姐吗?”

  “璃儿……”

  “娘。”苏珞璃打断了楚钥,“璃儿也很快就长大了。到娘不能保护我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是想欺负人,但是,我绝对不允许别人再欺负我们。属于我们的,我们为什么不能要?”

  “小姐,我看,我们家大小姐都比你活的明白。”月姨是认同苏珞璃的。

  这么多年,楚钥的忍气吞声,在月姨看来,都不值得。同为扬州四大家,他们楚家,难道还怕苏家吗?

  楚钥神情微动。

  是啊,自己的璃儿还有三年就要及笄了。而自己呢?还能活几个三年呢?难道就一直这样逃避下去吗?

  “娘,当年你遇到的意外,难道不会再次发生在璃儿身上吗?这些,真的只是意外吗?”

  苏珞璃不信楚钥没怀疑过蒋媚儿。而她却还是当作那只是个意外,不愿多做追究。

  楚钥是善良的,也是懦弱的。要是换成苏珞璃,她就一定做不到忍气吞声这么多年。

  楚钥想到苏珞璃差点一命呜呼。支撑自己最后的力量,差点消失。就忍不住心疼。

  是自己没用,才保护不了自己的女儿。难道,未来的日子,还要继续这样下去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