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三终于好不容易地送走了苏珞璃。

  苏珞璃院子里的变动很快就传遍了苏府。

  这点,苏珞璃可以理解。

  原本一直闷声不响、逆来顺受的苏府嫡女,突然之间性情大变,大家不奇怪才奇怪。

  “你说什么?”蒋媚儿听到下人的禀告,满脸都是不可置信。更新最快s..sm..

  “小的听说……今日大小姐突然要求把整个梨园从里到外翻新了……还都挑最好的换……管事已经将这件事办下去了……“

  “办下去了?谁给办的?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用告诉我的吗?”蒋媚儿忿忿地拍了拍桌子。

  “夫人,稍安勿躁。”

  说话的女人名叫春兰。

  是自从蒋媚儿嫁进苏府,就一直侍候她的丫鬟。也是蒋媚儿的心腹。

  现在也算是苏府丫鬟中的老前辈了。也被尊称为兰婶。

  “稍安勿躁?你让我怎么稍安?”蒋媚儿看向兰婶。

  蒋媚儿,人如其名。

  黛眉朱唇,丰胸细腰,身材模样依旧保养的很好。像娇媚的姑娘。只是,头上繁多的珠钗倒让她平添了几分富贵妇人气息。

  “你我又不是不知道苏珞璃那丫头是什么性子。她能翻出多大浪来?这分明就是那楚钥指使!”

  “看来她这几年也养精蓄锐的够了,所以想跟我宣战了。我就说,此人不除,我难以心安!”

  这几年,苏志生一直忙于事业。苏府也渐渐地在蒋媚儿的掌控之中。她怎么会容许自己的权利被挑战?

  蒋媚儿是有野心的。她要成为拥有荣华富贵的女人。而不是一辈子靠着自己的皮囊卖笑。

  好不容易,她攀到了苏志生。好不容易,她嫁进了苏府。

  蒋媚儿虽然没能害死楚钥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但是也让楚钥不能再生育了。

  在蒋媚儿心中,不再受宠的楚钥根本无力跟自己对抗。但是她也不敢掉以轻心。

  楚钥和苏志生毕竟是两情相悦的结发夫妻。蒋媚儿看的出来,苏志生对楚钥母女还是有情谊的。

  当然,楚钥娘家后台硬,也是一个原因。反正不管如何,楚钥在苏府的地位都无法轻易撼动。

  所以,即使楚钥和苏珞璃这几年安分太平,蒋媚儿却还是如针在刺。

  只要楚钥和苏珞璃在苏府里一天,她蒋媚儿依旧只是二房。自己的孩子也还是庶出。上不得台面。

  兰婶急忙关上了门。

  “夫人,这话咱们关起门来,说说也就罢了。你小心隔墙有耳。你都忍了这么久了,难道要功亏一篑吗?”

  “我还不够忍吗?人家都爬到我头上来了!”蒋媚儿依旧难以消气。

  “这样,不如找蒋三来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兰婶明明有派人盯着楚钥和苏珞璃的院子,她们那对病母女怎么看也不是蒋媚儿的对手。

  蒋媚儿没反对。兰婶就派下人去传人。

  很快,蒋三就到了。

  “表姐。”蒋三见到蒋媚儿,也知道她找自己干嘛。于是说道:

  “其实,我本来也是不答应梨园的动作的。可是,今日是苏家大小姐,那个一直足不出院的苏珞璃,亲自来找我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