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丞翁灵儿 第10章 留下住吧

小说:王丞翁灵儿 作者:天王临门 更新时间:2020-09-14 15:09: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吃过晚饭后,王丞是准备离开这里的。

  虽然他现在已经跟翁灵儿结婚了,但是当着翁大志和林霞的面,他也不太好提留下来住的事情。

  “等等,我听灵儿说,你现在就住那个水电管理中心的破楼?”,林霞忽然问道,一脸嫌弃。

  “对,我现在暂时住那里,等过两天买了房子我再搬过去。”,王丞说道。

  “买房子?”,林霞嗤笑一声,摇了摇头,她觉得王丞实在是没救了,随便什么大话张口就来。

  以现在星沙市的房价,买一套房怎么着也得两百多万吧?

  要是王丞拿得出这个钱,今天也不用靠刷翁灵儿的卡争面子了。

  “行了,你也别说我这个丈母娘刻薄,这几天住我们家吧,离不离婚的,等明天酒席结束再说。”

  林霞双手抱胸,淡淡的说道。

  翁大志也点了点头:“没错,那个什么破楼这几天就别去了,被人看见不好。老爷子吹牛吹的厉害,要是让大家知道你在那种地方上班,明天那个宴会也没什么意思了。”

  王丞没有作声,原来还是嫌弃他身份低微。

  “好,我这几天就住这里,等我买房子再搬出去。”,王丞答应道。

  “咱们家……没多余的房间吧?”,翁灵儿显然也有些意外,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她跟王丞十年没见,十年前他们只是恋人,关系很纯洁,最亲密的接触就是牵手和拥抱,现在虽然有了夫妻之名,但要立刻睡在一起,对她而还是有些仓促。

  “让他睡客厅!咱家沙发难道不比他那个破楼里的床软和?”,林霞显然是已经想的很明白了。

  翁大志二话不说,去搬了一床被子出来,丢在了沙发上。

  “灵儿,晚上如果这小子偷偷溜进你房间动手动脚的,你就直接喊,爸马上出来替你收拾他!”

  翁大志说道。

  “哦。”

  翁灵儿表情古怪的答应了一声,如果是其他事,她可以帮着王丞说话,但是在这件事上,她一个女孩儿家还是不好主动说什么。

  王丞无奈的笑了笑,自己这位老丈人把他当成什么人了,这明摆着是在威胁他嘛。

  当个上门女婿,竟然连自己老婆的房间都不能进,就算给他在翁灵儿房间里打个地铺也好嘛。

  半夜的时候,王丞因为觉浅,一点动静就让他醒了过来,他发现翁灵儿的房门开了,一道穿着睡衣的黑影蹑手蹑脚的走到他的身边,手上抱着一床棉被。

  “竟然睡的这么死?”

  翁灵儿小声嘀咕道,然后伸手去推王丞。

  “醒醒,我给你换一床被子,是我自己的。”

  “醒醒啊,喂。”

  翁灵儿连续喊了几声,王丞都没动静,不得已,她只能去捏王丞的鼻子,让他呼吸不通,好赶紧醒过来。

  可令她意外的是,三十几秒过去了,王丞竟然还是没动静。

  “哼,你是不是醒着,逗我玩儿呢!”,翁灵儿意识到了什么,啪的一巴掌拍在王丞的肩膀上,在黑暗中小声说道。

  王丞没有说话,伸出手一揽,将翁灵儿抱入了怀中。

  翁灵儿有些惊讶,想挣脱,但王丞力气实在太大了,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她只能顺势趴在王丞的身上。

  “你别太过分了,我是好心来给你换棉被的,你身上这套脏死了,是我爸平时喝醉酒回家打地铺用的,都没洗过,快换掉。”

  翁灵儿捶着王丞的胸口说道。

  “我说一股怪味儿。”,王丞放开了翁灵儿,然后坐了起来。

  “嘘,小声点,赶紧换我的,好好睡觉,我回去了。”,翁灵儿把棉被换了一下,然后准备溜回自己房间。

  “那你干脆让我晚上去你房间睡得了,还换什么棉被啊。”,王丞说道。

  “今晚不方便啊,你先将就一下,明天我们再说这件事。”

  翁灵儿没有多留,她怕王丞犯浑,溜的比老鼠还快。

  王丞将有着翁灵儿淡淡体香的棉被盖在身上,深吸了一口气,摇头苦笑,还是要赶紧先买房,跟翁灵儿搬过去才行。

  想到自己堂堂镇天王,一令能动百万师,没想到回来之后却当了这么窝囊的一个上门女婿,吃饭睡觉都区别对待,王丞哭笑不得。

  第二日,翁灵儿早早的起床叫醒了王丞,然后把被子搬回了自己房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起床,陪我去晨跑,顺便去买早餐。”

  翁灵儿说道,她其实是怕她爸妈发现她换了王丞的棉被这件事。

  整个上午,翁家所有人都非常紧张,尤其是翁老爷子。

  本来以为这是个露脸的好机会,但谁能想到王丞这个废物竟然是个水电管理中心的破领导,说白了就是个水电工,要是他下午不能够请来几位真正的战斗英雄,那他们翁家可就真是自取其辱了。

  “听说那个废物订了十七桌呢,也不知道能坐满几桌,如果一桌都坐不满,那岂不是搞笑了,我都有点不太想去丢这个人了。”

  “我觉得肯定能坐满,但来的是什么人就不一定了。这废物能在那么多人面前把老爷子骗了,这次也肯定会找人演戏。希望到时候别有人较真,当众拆穿他,不然老爷子恐怕要被气死过去。”

  “翁灵儿这个女人也是真傻,明明条件挺不错,老爷子都还指着她嫁个有钱有势的风光一下呢,没想到嫁了这么个废物,出去打拼了十年,是条狗都能镶金牙了,偏偏他回来就当个水电工。”

  翁家众人都在笑话翁灵儿一家,对下午一点的宴会议论纷纷。

  如果不是老爷子开口,让所有人都要去,这里很大一部分人恐怕都不会过去受这份屈辱。

  翁老爷子在自己房间里,换了一套精神抖擞的唐装,但人却萎靡不振。

  本来以为王丞是个大官,他迫不及待的打电话要请别人吃饭,还是亲自开的口,谁知道王丞这个废物这么不争气。

  如果今天下午一个人都没来,或者王丞直接请了一些工地上的散工过来作假,被人当场揭穿,那他这张老脸就丢尽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