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第七章 学生

小说: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作者:岚德鲞 更新时间:2020-08-03 09:52: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早自习在上午七点一刻,从住处赶到教室需要半小时,边宁有半小时时间准备应付新的一天。

  或许是昨晚过度使用印记魔法,边宁感觉头有些昏沉,还有些鼻塞,他站在洗手池前,细细得用凉爽的湿毛巾擦拭脸颊和脖颈,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青春男子的面容是很好看的,嘴唇周围有一圈细细的绒毛,他用电动剃须刀把胡茬刮得干净。

  他打开手机,播放流行乐,跟着音乐的节拍轻轻点脚尖。边宁凑到镜子前,检查自己的脸颊,眼睛,这些都没有异样。他放松得刷起新闻。

  果然,昨晚的事故登上了当地热搜榜的前列,一个是黑岛雇员被杀,一个是黑岛位于鼓山东区的一个信号站被暴力闯入。

  除了当地热搜之外,这两条消息在联邦整体范围里并没有引起什么大的波澜。

  边宁轻轻摇晃脑袋,对着镜子使用虚空视觉,镜中的青春男子,双眼的巩膜覆盖了一层灰黑的色彩,眼角缭绕着森寒的黑雾,这使得他看起来像是披着人类皮囊的外星物种,非常可怖,也非常朋克。

  他不确定别人能否看到,于是边宁给镜子里的自己拍了张照。退出虚空视觉,他再观看照片,眼睛依旧是黑的,不过没有了雾气。也就是说,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特殊性,他不能当着他人的面使用虚空视觉。

  以后可能得准备墨镜,或者面具。

  他继续翻看新闻,昨晚的两起案件,根据报道,通通没有抓到凶手,也没有凶手的任何蛛丝马迹,边宁小小得为那个操控义体的家伙欢喜了一下。

  虽然他们没有正式见过面,但边宁觉得自己会喜欢那种人物。

  边宁思考着自己的未来道路。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就这样继续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他只是一个高中生,没有经过训练,怎么有能力去战斗呢,按照游戏里的分类,他就一平民,可能会有一些学者的等级,跟所谓“猎杀利维坦之人”完全不搭界。

  他不否认自己渴望力量,渴望掌握武力,成为人上人,但那是有风险的。他又不是被逼到绝境一无所有。边宁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为了掩盖手背上的界外魔印记,边宁给自己贴了一张药膏。他会去买一瓶粉底,以后也会学着制作遮瑕的用品,总之,这个印记真的是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

  现在时间是上午六点十三,还有一会儿可以磨蹭,边宁打了个哈欠,他准备得差不多了,最后检查一遍课本,背上双肩包,离开家的时候还特意检查了门锁。

  又是新的一天,阳光普照的一天,边宁听着音乐骑着车,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购买了一盒豆奶,一份松软的年轮蛋糕,都是伊尔公司旗下的品牌,有着工业食品一贯的精准和乏味。在边宁小的时候曾梦想,如果每天都能吃到这类加工食品该会有多幸福。因为每周都有新的产品上架,也有旧的食品下架,商品迭代比味觉迟钝的速度更快,所以他可以永远吃不腻。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放弃了这种想法。那些包装千奇百怪的货物,现在只让他觉得陌生,而往常爱吃的零食,也觉得十分乏味。

  可能这也是成长的一个代价吧,边宁不知道,他就是在考虑要不要自己搭灶,出租屋里容得下一些简单的厨具。曾有一段时候,他跟着祖母俞喜德一起下厨,看着老祖母处理食材,这类很原始的加工手段直到今天依旧能叫他觉得神奇。

  自己下厨的话,耗费是时间精力和金钱都是比较多的,远不如吃现成的。边宁的一天需要吃三到四餐,早饭基本就在小区门口附近的便利店购买,午餐和晚餐在学校食堂,夜宵去左近的小吃一条街,这样的习惯已经持续了三年多,从他读初中开始就保持了这样的食性。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边宁啃完了年轮蛋糕,晃悠悠继续往学校赶,单手攥着车把,左手举着豆奶不时嘬两口,右边耳朵还挂着一只耳机听音乐。

  这个点,街上的行人不算多,早高峰是在七点左右,差不多也是他拐进校门的时刻。从停车棚出来,顺着一条水泥路往教学楼走,两旁种满樟树,这种树叶片密而常绿,且极易成活,因此在鼓山十分常见。樟树一年到头都会落叶,风一吹就洋洋洒洒落下一摊,边宁所在班级还负责高一教学楼附近一条路的值日工作,轮值的同学每天都得忙活好一阵。

  有人从身后拍了拍边宁的肩膀,勾肩搭背嬉皮笑脸的,边宁扭头一看,同桌张单立把他一张鞋拔子脸凑过来,“小老板来上学啦?”

  “废话。”边宁没什么反应,“你昨晚又熬夜了?”

  张单立哈欠连天,“熬夜奋战,刚从网吧回来。”

  “哦。”边宁沉默了一会儿,张单立勾着他的肩膀,低着头像是要边走边睡的样子,“醒醒,我问点事。”

  “你说,我清醒着呢,神清气爽。”张单立说话已经含糊不清了。

  “平时跟你一块儿玩游戏那几个体育生,你和他们熟不熟啊?”

  “熟,七分熟,再熟就焦了。”

  “喂你清醒一点,待会儿早读你是要直接睡觉吗?”

  “咦,你懂我。”张单立抬头对边宁咧嘴一笑,然后又把头垂了下去。

  “那你能不能打听一下他们指导老师的联系方式啊。”

  “你想学体育啊?很贵的,学费就一学期一万二,再加上器材费什么的,我认识的那些大哥都是从小培养的,早就被签约了的,那可叫一个潇洒诶。”

  “我就是想打听打听,你说,那些体育生有没有练武术的,练武术的能不能打?”

  “有练武术的,动作可帅,你什么时候要,我这两天肯定把人家老师的联系方式弄来。”

  边宁拍了拍同桌的肩膀,“麻烦你了。”

  他们一起穿过落叶的步道,在教学楼之间的苗圃里,种了许多桃花,再早两个月有落英缤纷的景象,现在于花枝影影绰绰的遮掩里有青生生的桃果挂着。

  “什么时候能吃桃子啊?”

  “这桃子应该是不能吃的品种吧,观赏用的。”边宁并不能确定,他俩在花园旁驻足了一会儿,身旁走过去一串同班的女孩们,张单立抬手打招呼,“(?)??嗨。”

  于是,女同学们也抬手回应,“(?)??嗨。”

  大家都笑起来,边宁也笑,有个女同学注意到他手背上的药膏,“边宁你手怎么了?”

  “扭伤。”边宁把手藏到身后。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