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第六章 任务完成

小说: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作者:岚德鲞 更新时间:2020-08-02 13:3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边宁现在就是想死,没别的念头。

  他这是在犯罪道路上发足狂奔啊。

  界外魔的话语仿佛还在耳畔,“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他注定是要猎杀利维坦之人。

  机械心脏的时针指向了信号站的某处,这座建筑里,有他边宁的猎物。

  用弹弓和铁丸,的确是能杀人的,边宁没做好准备。

  信号站有铁丝网包围,占地大约六百平方,不算大,但这样一块地的租价可真不低了。边宁用虚空视觉能很轻松得观察整个建筑的结构,地上两层是办公区,地下三层是存放服务器、电子设备和发电机组的空间。

  想要进入信号站,除了从正门强闯——这算什么,狂战士信条吗?——还有两条路,一个是从通风管道进去,不过那样动静不小,另一个是从地下管道进去,那样可能会很脏。

  边宁发现自己冇得选择,为了尽可能隐匿踪迹,只能从地下管道进去,找一个小巷里的井盖,上面印着“信号线缆”的字样。不是所有的管道系统都是能供人行走的,边宁挑选的入口是城市里大量数据光缆的通道,平时需要专人维护,因此会留下足够的空间,同样,这条管道是能接通信号站的,黑岛公司的技术员也会轮班前来查看。

  边宁打开井盖,顺着铁梯下行,管道里是有灯光的,因此出乎意料地堂亮。他没有迟疑,快步来到通往信号站的维修通道门前,不过这里是闭锁的,还是电子锁。虚空视觉下,信号站里来回走动的人员都很清楚,这里直达信号站地下三层,只有三个人在这一层驻守。

  机械心脏指引他去拉下供电箱的闸门,边宁不仅照做了,还直接把闸刀给扳了下来。此时信号站里的人似乎陷入了惊疑,其中一个朝着维修通道门走来。

  机会来了。

  来人打开门的一瞬间,边宁就通过位移挪到对方身后,来者只感觉眼前幽光一闪,只当是自己眼花。先前边宁的操作使得信号站地下三层一片昏暗,这里的设备倒是没受影响还能正常运转,边宁凭借着自己超凡的感官能力潜行到楼梯门前,却发现这道门是需要刷员工证的。

  边宁的目的地在上面的楼层,不是地下一楼就是地下二楼,他确实需要一张通行卡的。

  他留意到右手边的办公桌上就有一张,边宁戴好手套,把通行卡夹住。然后他走到一个男性工程师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谁啊?”

  身后空无一人。

  “别开玩笑啊,点儿都不好笑知道不,是不是知道我胆小故意吓我来?”

  另外一人应答,“谁吓你了?”手机端sm..

  “不是你吓唬我吗?这一层就咱们三个,张工去看情况了,等一下,等一下啊,我滴妈,有鬼啊!”

  这个吓得往地下二楼冲,另外一人大叫起来,管道里正在检修的张姓工程师闻声赶来,“怎么回事?”

  此时边宁用弹弓瞄准了一处开关,蹦,弹丸把开关直接砸碎,这一层的摄像头都失去了供电。

  信号站有些热闹起来了。

  边宁趁乱走到控制台,关闭了发电机组,整个信号站都陷入的停电状态。

  哗——声浪从高往低传递,嘈杂声大作。

  边宁知道自己时间不多,可能一分钟,可能三十秒,等系统自检完毕后供电会自动恢复,他冲上地下二楼,这里正是云服务器的机房,机械心脏指引他来到一个机柜前,他砸破玻璃,抽出几张磁盘,手脚麻利,大肆破坏起来,他感到巨大恐慌里的极度欢乐。

  目的达成,边宁及时抽身而退,三两个闪现位移,再次钻入了地下管道,随即等地上没有行人注目的时刻,返回街面,紧了紧头上的兜帽,消失在霓虹灯的深处,背后,信号站的警报声刺耳响起。

  ……

  边宁回到小区,那个保安依旧坐在桌面上,有些昏昏欲睡,而北墙上的监控探头终于失去了威胁,原本在虚空视觉中警戒般的黄色光锥变成了安全的绿色。

  边宁径直敲了敲监控室的门,中年保安问了一句,“谁啊?”

  他朝着门走去,边宁从窗户的缝隙位移进入室内,趁着他站在门边的时候,边宁将军刀展开,放在保安的脖子上,压低声音,“别动,手放到后面,不准回头。你不想死就照办,命是自己的,工作是给人打工,不值得。乖乖听话,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这保安是个怯懦的人,他保卫不了安全,也保护不了自己,他把手放在身后,边宁用弹弓备用的皮筋捆住他的双手,然后用一个从路边捡来的黑色塑料袋套在他脑袋上,随后把他按在墙角,“别动,动我给你两刀。”

  “不敢动,不敢动……”

  边宁戴着手套,把屋里的灯关闭,在一片昏暗里,站在电脑桌前,戴手套,操作着删除了小区全部的监控数据。

  这需要一段时间,边宁用机械心脏探知保安的心理活动。

  “这个人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但其实他现在并不害怕,他有着一种对命运的坦然。他开始想象田野,山和海上的波涛,他已经做好一无所有的准备,只是还不打算放弃生活。他会比任何人都努力得活下去。”

  数据删除完成了,边宁去给保安解开皮筋,低声吩咐,“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你也不要到处乱说,要是让我听到什么风声,你就是躲到山里,我也追过来把你弄死,听到没有?”

  “唔。”男人应和了一声,闷闷的。

  边宁摘下他头上的塑料袋,他猛地呼吸了两口,脸上淤着一层细汗。

  “好了,我走了,你可以起来了。”

  边宁位移离开,良久,室内的空气里溢出夏夜的滋味,蝉鸣不断,保安蹲着慢慢扭过身来,背后空无一人,他长出一口气,躺在脏兮兮的地面上,心里一片沉寂。

  此时边宁通过连续位移,攀到了自家五楼的阳台,穿窗入室,今晚的行动结束了,他把身上的衣服塞进洗衣机,来不及去浴室冲洗一番,就躺在床上,聆听洗衣机哄哄的噪音,昏沉沉睡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是闹钟铃声,夏天早上的六点,天已经大亮了,太阳普照钢铁森林,天空上的云无比娴静。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