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第五章 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小说: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作者:岚德鲞 更新时间:2020-08-02 03:08: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灰蓝无垠的虚空远离边宁,在急速的后退里,眼前的一切都被抽离,他坠入黑暗,又猛然惊醒。

  睁开眼睛,是卧室的模样,边宁身上甚至还盖着薄毯。但是,虚空的一切都不是梦,他身上的衣物齐整,裤兜里还有从虚空带来的物品。

  一张精神药剂配比单,一枚鲸骨符文,一个空药剂瓶。

  边宁正疑惑于机械心脏的去处,此时左手手背的印记一阵发凉,一团黑雾从中渗出,聚拢在他掌心,一颗驳驳跳动的机械心脏就此出现了。

  一颗机械心脏,比手机稍重些,拿在手里滑腻的血肉触感叫边宁有种怪异的安慰感,他盯着左心室表面镶嵌的黄铜怀表,两枚指针在胡乱旋转着,显然不是用于计时的工具。

  现在,看看符文吧,这枚鲸骨符文是他成长的资粮,用一定数量的符文,交换更多的超自然能力,边宁收起机械心脏——它重新化作雾气消散——将符文捏在左手掌心。

  印记发出淡黄色的亮光,就像是黯淡的火焰,给边宁以灼痛感。

  另一个自我低语道:“许愿……”

  边宁仔细思考过自己所需要的,他在心中默念,“我需要收集情报的感官,要足够强大,能让我观察到一切危险的因素和有意义的信息。”

  符文一点点溶解,从坚硬的骨质,猛地变成一团柔软的胶体,边宁失手将胶体捏碎,却像是捏破了一团光,符文消散无形,手背印记的感官扩张,来自虚空的力量化作冷流,顺着静脉流入心脏,又泵入全身。

  双眼发凉,边宁的视角变得不同了,周围建筑、装饰物的阻碍变得透明,在楼层中走动的一个个人的轮廓却变得情绪,他们就像是一团红外视觉下的发热物体,与周围的死物有明显的界限和色彩区分,包括他们行走移动发出来的动静和声响都以清晰的波的形态被边宁所目睹。

  不止于此,绝不止于此,这个能力,还有更多的应用,还有更多的升级空间。

  在虚空视觉中,那些被边宁认定有意义的信息会被着重出来,包括钱财,他能透过阻隔看到各户人家藏钱,藏存折的地点。

  连带着,那些监控探头的拍摄范围都在边宁的注视之下无所遁形。他现在可以十分轻松得躲开监控,如果再加上他位移的能力。他的大盗梦想几乎就成真了——只要他有相应的身体机能和职业素养。

  边宁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正是小区里夜深人静的时候。

  界外魔的话语还如此清晰: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边宁舔了舔嘴唇,在室内花了一会熟悉虚空视觉的能力。他进行了简单的总结:这个能力比起位移,消耗的精神力更少,且可以持续施放,一直维持着,或者是短时间激活,都不会耗费太多精力,只需要小憩一会儿即可。

  精神力毕竟不是一个简单量化的指标,边宁现在青春年少,精力旺盛,若是睡眠充足,那么多次连续使用超自然能力都能支撑一段时间,且在耗空精力后也能保持基本的理智,通过睡眠,恢复速度也很快,换作一个老年人,那相应标准也就下降了。

  甚至于,边宁每天的睡眠状况,饮食条件和心情意志都是影响精神力的因素。

  现在是凌晨了,时间不早,边宁想着尽早解决问题,还能多睡一会儿。

  换上一身黑色长袖长裤,黑色卫衣的兜帽戴好,手上穿一副冬天的连指手套,还是带绳的,能挂在脖子上那种——这是迫不得已。脚上穿着柔软的黑色运动鞋,兜里再揣一把多功能军刀。

  边宁还得准备上自己的老手艺,也是多年没练了,不知生疏了没有。

  他从卧室床头柜里拿出一副铁质弹弓,这是当初祖父边盛给他做的,弹弓丫杈上的焊缝都还清楚。当初他以为用弹弓能打下天空的飞鸟,如今皮筋上都沾满了黏糊的灰,祖父看不到他拿着弹弓奔走在城市的良夜。愿他是天上的星,照耀我的前路。

  边宁推开阳台的门,打开一扇窗户,照常从电梯下楼,一路上通过虚空视觉,很轻易得躲避着监控,甚至他还发觉对面单元楼上有一个拿望远镜四处观察的住户,这些都在他的注意之下。

  任何人或者设备能观察到的角度与精度都是有极限的,目光就像是一个无形的锥体,投射到一片三维空间上,边宁要做的是在所有目光都无法察觉的黑暗里前行。

  他顺利抵达监控室,这是一个单独的小屋,有一名保安驻守。

  那个保安边宁也见过,但没有打过招呼,这是个颓靡的中年男人,应该是四十来岁,看着却有六十岁的暮气。

  监控室的西墙窗户开了一条缝隙,边宁可以用位移技能从这条缝隙里进入室内,不过,他还没想好自己的行动方案。

  他希望能得到一些启发,于是取出机械心脏,表盘的时针转动一周后指向那个盯着屏幕的中年保安,心脏猛烈抽动了两下。

  一个忧郁迟钝而平缓的男人的声音在边宁耳畔响起,“这个人只是世界上平平无奇的一员,每个人看到他都会觉得无趣,他是那种能在热闹场合制造冷场效果的人。没有人会邀请他参加聚会,他也享受独自一人的时间。虽然他表面上尽职工作,但心里只想着快快从这无趣的环节里解脱。他是观察监控的人,但同时也有一枚监控正在盯着他,无形的目光在监控背后,规训着所有人。”推荐阅读sm..s..

  边宁注意到北墙那一堆监控屏幕后还藏着一枚探头,在虚空视觉里,这都很明显。

  机械心脏的分针转了一圈后指向北墙的摄像头,“这是一个联通云端的摄像头,在缺乏骇客能力的前提下,规避它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暴力破坏固然能解决问题,但也会导致这个保安的失业。”

  边宁深呼一口气,他承认,这件事情比他想象得难得多了。

  机械心脏没有再提供有效信息。

  选择吧,是暴力破解摄像头,让一个平素处于边缘的中年人坠入无业盲流的深渊,还是竭尽所能,用未知的方法达成目的。

  边宁没有犹豫,他势必不会选择让无辜者受到牵连的。

  但是,他能有什么解决方案吗?

  边宁忍不住再次取出机械心脏,帮帮忙吧大哥,求求了。

  机械心脏的分针在指向监控室内的探头后,再次转了一个角度,指向小区之外的某处,边宁有些惊喜,顺着指针的方向进发,一路潜行匿踪,离开小区,穿过居住区,来到鼓山东区的中层商务区。城市很大,商务区是永远忙碌的所在,边宁进入喧闹的人群,没有惊起波澜,他手上的机械心脏是无形的虚空产物,不必担心引起恐慌,比如某男子手持心脏穿过闹市区之类的新闻。

  当然,他脖子上挂着的毛茸茸连指手套确实奇怪了点,不过这迷蒙夜晚,大家从来是见怪不怪。

  分针指引着边宁,一路来到商务区的西南角,这里坐落着黑岛科技的一个地方数据处理中心,也就是周围几个街区每天的信号、资讯、流量等网络信息的集成地。

  边宁盯着机械心脏,心情复杂,所以说,你的解决方案就是直接把那个监控摄像头的云端炸了是吗?

  这可真是太聪明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