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第三章 超自然能力

小说: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作者:岚德鲞 更新时间:2020-08-01 16:07: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边宁盯着刺青印记,他感到它在发烫,不,是类似灼烧的痛感,在这虚空里,印记是唯一给他实实在在感觉的东西,它不像是一个平面化的符号,它像是一个立体的器官。有血管,有组织,不过,不是以血肉构成的器官,是印在意识上,印在灵魂里的。

  他仿佛多了一个思考的核心,一条平行的思维线。那是从印记里滋长出来的,另一个我。

  “你好。”边宁轻轻说。

  “……”没有回应,印记将自己的能力传递给边宁。

  界外魔赋予的魔法,边宁学会了,他学会用印记的眼睛去看世界。

  周围当然还是虚空,但边宁看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个自己,一个虚幻的背影。

  “喂!”

  边宁呼唤了一声,前方的背影忽然清晰起来,边宁的余光看到世界在急速后退,而他朝着背影高速平移过去。

  他来不及惊呼,位移已经结束了,他出现在虚影站立的位置,一切都在眨眼间发生,印记发烫,慢慢的,印记带来的痛感退散了。

  边宁意识到,自己掌握了一门高速位移的魔法。当他使用印记,能看到自己的需要出现在以自己为圆心的一个不算宽阔的区域内,前后上下,都可以出现,这是他位移的一个范围。大概,十米左右。

  他继续尝试,每次位移都会消耗一些精神,具体表现为印记的刺痛,还有一些思维上的迟钝,但只要休息五秒钟就可以恢复。不过,要是在没有恢复精神的情况下,连续使用位移,那么这部分的精神力不会再因简单的休憩而回复了。

  边宁摸索着界外魔赐予自己的魔法,同时也思考着自己的处境。

  他发现自己其实做错了一件事:假如他真的害怕档案上留下污点,他就应该主动报案的。更新最快s..sm..

  不过,转念一想,杀死那个男人的可是一具无编号的义体,那个操控者肯定来头不小,如果他出现在新闻通报里,说不定会被凶手找上门来,所以宁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逃跑是对的。而且,去删除监控也是对的。不删除监控,他肯定会被黑岛科技的人谈话,他们广撒网,就是不会漏下任何一条线索。到时候他如果撒谎,那更加不妙,如果老实交代,那就会被标记为不规训。

  左右都是死局啊。

  被黑岛公司内部系统标记了不规训,这些数据会被共享给其余的公司,到时候,城里任何一个岗位都留不下他了,除非他想打一辈子零工,或者老老实实回乡下耕田。当然,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不怕这些的,可他边宁就是一个普通高中生,能做什么呢?

  以后上大学的学费、教材费还没有着落呢,假如能通过那些寡头公司的资质考试,那么就能通过契约得到助学金——对福利学校的孩子们来说,这几乎是未来升学唯一的出路。

  边宁越想越气闷,但也没有气馁,只要做好准备,相信运气会眷顾他的。

  虚空破碎的道路之间,常有一段相当远的阻隔,现在边宁可以通过位移能力让自己抵达那些无法触及的区域。

  那个界外魔说过,找到他的神龛,边宁打算照办。

  沿着大块的破碎混凝土,各处裸露着钢筋,这些漂浮的地块上有一些残破的建筑,一些老旧失灵的霓虹灯招牌也蒙着灰尘,他站在边缘,望着下方有一栋横躺着的钟楼,玻璃外墙形成了一片光滑的坡道,而他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边宁呼气,滑滑梯而已,小心一点就是了。在滑梯末端有一片地块,他只要及时使用位移魔法就能安全抵达,位移会消除他的惯性,不用担心跌倒。

  他轻轻跳上钟楼,重力带着他下行,边宁躺下来减速,玻璃窗格一次次划过脊背,他感到一种微寒。快速的下行,钟楼大概三百米,这个建筑在鼓山是有一座的,下层是一个购物商场,上层是办公楼,顶层是一个大钟表,边宁还见过几次呢——就在鼓山的银钟广场。

  他看着目标地块在快速接近,那上面似乎是一个办公室,印记发烫,眼看自己的虚影出现在地块边缘,边宁立即发动位移。

  他猛地攀住了地块边缘交错的混凝土,翻身跳了上来。

  这里的确是一个办公室,空间破碎,时间静止,边宁看到了那个在公园被杀的男人躬着腰站在办公桌前,桌后是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戴着一副圆框平光镜,指着背后的ppt高谈阔论。

  边宁认得这人,他叫田也,是黑岛科技销售部门的高层,常出现在广告里。

  边宁绕到那个被杀男人的正面,身份牌上的名字是“成诺”。他顺便看了看桌上的文件,那是一份订单,向官方出售一万具军用级义体,总价值超五亿联邦币。

  五个亿啊,边宁对此没什么概念。似乎很多,但又似乎不多。但总归是他这样的人,一辈子也赚不到的钱。

  有钱是什么感觉呢?是不是就不用打工赚取生活费?有自由选择人生道路的权利,可以学任何感兴趣的知识,可以享受城市生活,可以不用匆忙地赶路,心烦了能去万里之外看看风景,可以坐在高级餐厅品尝finedining……唉,假如是那样的话。生活会有趣很多吧?

  边宁搓了搓脸颊,打算继续前进了。

  穿过办公室,他进入下一个区域,在一个铁箱里,他找到一瓶蓝色药剂,还有一张配比单,“皮耶罗精神药剂”。

  边宁拧开药剂玻璃瓶的塞子,轻轻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薄荷气和矿石的冷冽感,印记的灼痛有所缓解,他将药剂一饮而尽,清澈的试剂入口却有一股浓烈的鱼油腥味,口感也很厚重。

  他感到身心在药剂中得到了抚慰,印记不再发烫了。

  看来这是补充精神的药品。

  边宁收好配比单和空药剂瓶,继续前进,在前方的一个地块,那里是一个昏暗的房间,肮污的玻璃窗外有影影绰绰的行人,一个休闲打扮的男人坐在工具箱上,头上戴着神经链接仪。

  边宁看到这个男人的脸,冷峻漠然,虽然闭着眼睛,可依旧给他以注视感。

  他就是那个操控义体的凶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