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第二章 界外魔印记

小说: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作者:岚德鲞 更新时间:2020-08-01 16:07: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边宁感到一股森寒的空气包围了自己,他猛地睁开眼,此时的卧室一片漆黑。

  周围,极安静,他几乎没有处在过这样安静的环境里,边宁穿好衣物,从床上下来,再穿上鞋袜,整个过程,他几乎听不到自己衣物的摩擦声,这里空气厚重得仿佛胶体,他就像是在水下。

  但,这是梦吗?

  清醒梦?边宁感觉自己的逻辑很正常,他能常规得思考。不对,这也不能作为梦的判断。做梦的人本身是没什么逻辑的。

  边宁拍了拍脸颊,他有感觉,但不疼。用力掐了掐手指,还是不疼。

  是梦?可为什么,直觉却这么真实?

  边宁试图开灯,灯泡亮起,但周围还是一片漆黑,灯泡就像是月亮一样,没能照亮房间。

  他觉得有意思起来了。去推开卧室的门,迎面而来的不是小客厅,是一片虚空,破碎的地块漂浮在半空中。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虚空是一片灰蓝色的背景,似乎有淡淡的雾气。

  边宁被眼前辽阔混沌的景象震骇。虚空中的地块静默漂浮着,就像是破碎墓碑散落在深沉的墓园,死气沉沉。虚空深处无有半颗星,远处,上下左右,只有更多的浮岛,一切蒙昧。

  边宁回首,卧室的房门已经悄然闭合,拧了拧把手,纹丝不动。

  没有退路可,他不得不前行了,前方有漂浮的小块台阶,边宁试探着踏足上去,落地感觉很稳当,于是他整个人走了上去。沿着散乱漂浮的道路,他可以前往远处。

  边宁攀上一块大的地块,环顾周围,却发现这里是今晚发生命案的公园。只是时间停滞了,路灯亮着,当然也没有发光,周围一切很清晰,像是过曝的相片。边宁感觉心脏泵动血液的声响都开始刺耳。

  他朝着树林走去。

  在樟树密匝匝的遮挡里,一个穿正装的男人趴在堆满落叶的地面上,神情惶急,伸手试图抓握救命稻草,他的脊背上被一柄银亮如镜的刀刃刺入,喷涌的血凝固在半空像一朵红色的月季。一具机械义体在更深处的树荫下露出一个冷峻的轮廓。

  刀刃正是从义体的右臂弹出。

  边宁不认识被杀的人,也不认识杀人的人。

  但他知道,凶手是一个人,一个躲在远程,用神经链接操控义体的人。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边宁被骇了一惊,转身看到一个穿棕黑色立领排扣风衣的短发男子,出声的正是此人。

  “边宁,你是这场命案的唯一目击者,哪怕你没有亲眼看到这个可怜的男人死于冷冰冰的刀刃下,但你依旧对此产生了深刻的印象。死者是服务于黑岛科技的雇员,黑岛科技及其联合的一批科技公司几乎完全垄断了官方和民间的义体市场生产供应链,而他们的雇员却死在一具没有编号的义体之下,巧合的是,这个雇员负责一笔大生意的往来。那么义体的操控者会是谁呢?是他们的竞争对手,还是隐匿在城市深处的义士侠客?相信接下来一段时间,你所在的鼓山会有一场巨大的风波。”

  “我和这件事无关。”边宁立即回答。

  “是的,你当然是无辜的,即使被黑岛公司的安全部门审查也不会有任何损害,但你愿意自己的人生档案上留下这样的字迹吗——杀人案件的目击者,且未主动向当地安保部门报告。你知道那会有什么后果,那意味着你是个不规训的家伙。今后你一切求学和求职的道路都会遇到软钉子,无形的天花板已经压下来了,而你只能束手就擒。”

  边宁抿嘴,他感觉口腔干渴,唾液腺似乎被恐惧攫住而不再分泌,“我该怎么办?”

  “你的运气很好,这一路上你都有意识地躲避了监控,尤其是案发地点附近的监控,在大数据看来,你只是一个没有任何疑点的芸芸众生,今晚的云很厚,卫星监控失去了效用。天时地利,所以你唯一要做的,是侵入你所在小区的监控室,将数据提前删除。相信我,这是一头小虾米在深海中自保的唯一方案。只要你行动顺利,黑岛科技的监察体系会将你忽略,你就彻底洗脱了嫌疑。”

  边宁想了想自己摸进监控室,在未知环境里试图操控系统的场景,他觉得小腿肌肉在打抖,混杂着说不出来的激动,“我做不到,我就一普通学生。再说,只要三天,这件事也能解决,我只要等。”

  “三天?你连一天的时间都没有,不要对现今的网络技术报以侥幸,他们能在半天内将整个鼓山的人员进行一次普查。而案发地周围一带,更加会遣派专人进行调查。”

  “我说了,我什么也做不了,还有,你究竟是谁?”

  “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完成自己想象不到的事业,只要你愿意。”

  “……”边宁古怪地问,“那么,代价是什么?”

  “代价?不,没有代价,或者说,你的人生,就是代价,一条被完全改变的命运轨迹,我会欣赏你的表演。”短发男子指了指边宁的左手。

  边宁突然感到巨大的灼烧感从左手手背传来,他的手背上,一个精致放射状的符号在燃烧的痕迹中出现,这是一枚印记,是一枚契约,“这是什么,你做了什么?”

  “这是我的赐予。边宁,你是这深海里,猎杀利维坦之人,我赋予你力量,你将利维坦之骨带回来。”

  “不是说好没有代价吗?”边宁嘀咕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虚空远处的景象开始模糊起来,雾气在变大。

  “这不是代价,这是交易,至于我,你可以叫我外来者(outsider,或称界外魔)。”

  “对我的生活来说,你可不是外来者,你是闯入者。”

  “很有趣,很有趣,边宁,你可以尝试尝试,我赋予你的力量,找到我的神龛,剩下的话,我们接着再说。”

  界外魔的身形消散了,身体裂解,就像一群隐匿虚空的黑蝶,消失无踪。

  边宁举起左手,看着刺青般的印记,这是一个很漂亮的符文,有着天球仪般的精密感以及一种独到的宗教感。刺青,好极了,他这下变成坏学生了,以后工作也难找了,边宁想着,不能让人发现,最好能去除掉。

  界外魔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