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第15章 回现实世界了

小说: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作者:锦锦锦锦鲤 更新时间:2020-08-01 12:37: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个人闹了会儿矛盾之后回到会场,这时候很多人都坐下了,没有刚才入场时候的骚动。

  坐到座位上以后,温知心还很不自然的一直想用手放在锁骨处试图遮住她刚刚被留下的标记。

  哪知道这个赵故直接握住她的手,让她的锁骨光明正大的露在外面,这简直是一种霸道的蛮不讲理的宣誓主权。

  刚才几个看到两人离开的男人们都在小声讨论着。

  “你说他们两刚刚会不会已经来上一发?”

  “不会吧?赵故这么快?”

  “你也不看看他老婆,这么漂亮谁忍得了,你看,锁骨上都种上草莓了。”

  “看不出啊,以前看赵故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没想到这么狂野。”

  “这要看老婆是谁,如果我有这样的老婆,估计早就肾亏了。”

  “嘘,小心被听到啊。”

  温知心的手在桌子下面被赵故狠狠的捏住,她想抽开,却被赵故抓得更紧了。

  “老婆,要喝点什么么?”赵故看着温知心,说是问她想喝什么,其实是在暗示她老实点别乱动。

  “喝点酒吧。”喝多了有力气打你。

  “不喝了吧,备孕。”

  ——我备你个鬼,你告诉我怎么孕?怎么孕?!靠眼神还是靠试管?!

  赵故说着给温知心倒了杯果汁。

  在旁人看来简直要羡煞这对情侣了,男的温柔多金还这么贴心,女的美丽性感还这么听话,看上去就感情特别好的样子。

  婚礼正式开始,虽然老套又做作,但是温知心还是忍不住在好几个地方哭了。

  父亲把新娘手交给新郎的时候,互相表白的时候,跟父母回忆小时候的时候。

  都太感人了。

  她这个人向来就有些感性,哭点比较低,在这种气氛的渲染下,主持人说几句话就受不了了。

  赵故给她递了纸巾。

  温知心怕自己把妆都哭花了,小心翼翼的擦着眼睛。

  “有这么好哭吗?”赵故不解地问道。

  “有啊,婚礼本来就是特比感人的,我以前还一直想着,如果我自己结婚,估计会从头哭到尾呢。”温知心说着继续啜泣起来。

  赵故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心脏猛跳了一拍。

  他没和温知心办过婚礼,她没提过,他自然以为她和他一样也不想走这种繁琐的程序。

  或者说像他们两个这样,本来就更像是一种生意,一种合伙,没必要把形式走得这么认真。

  温知心哭完,恢复了平静,继续吃着酒席。

  婚礼最后最热闹的永远是敬酒环节,新人敬完酒就是朋友们互相敬酒,有很多人除了这种场合,都很少有机会再遇到了,所以大家都拿着酒杯一个一个敬过去,好几个人都直接喝趴了。

  温知心不太看到赵故喝酒,他会喝酒,也会抽烟,不过很少,他很克制,说实话能像赵故这么能克制的人是很少见的,他有非常强大的自制力,绝对不会轻易受不住诱惑,这也是温知心最放心他的一点,至少他不会在外面很容易的别女色诱惑。

  刚才好几个说过话的朋友都拿着酒瓶来见赵故,一副不把他喝趴不放过他的架势。

  “赵总,我们赵总我就没见他醉过,今天一定要把他喝醉。”

  赵故:“不能喝太多,晚上还有事。”

  “哟,什么事啊,”男人说着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温知心,“不会是床笫之事吧?”

  赵故:“那也是其中之一。”

  “啊呀,我们兄弟几个难得见面,今天必须不醉不归,如果你放心不下嫂子的话,我们会帮你照顾好的。”

  赵故:“不用你们照顾,我自己会照顾好她。”

  “来来来,喝喝喝!”

  温知心只看到旁边的人一杯接一杯的灌着他,好几次有人来找温知心喝酒,也都被他拦下了。

  温知心粗粗算了算,两瓶红酒的量是有的。

  “不行了,喝多了,要走了。”赵故站起来,拉住温知心的手。

  “别啊,今天别回去了,哥们在这里开了好几个房,到时候直接住这儿别回去了。”

  温知心一脸尴尬,想着他们两个人都没同房过,怎么可能同床呢,以为赵故一定会拒绝,没想到他却一口答应下来:“也行。”

  “不,不用了,”温知心试图拉着赵故:“老公,回家了。”

  但赵故的身板哪里是她拉得动的,用尽全力还是纹丝不动。

  “你跟朱师傅打个电话,今天不用来接了。”赵故的脸上有些红晕,看上去也没有了平时的严肃和不近人情。

  温知心拿出电话,打电话给朱师傅,接起来就说:“朱师傅,你在哪里,现在来接我们吧。”

  赵故一把把电话抢了过来:“今天不用来接了,你回去吧。”

  说完就把电话挂上了。

  温知心刚想再打电话,手机被赵故抢了过去:“今天不回家了,就住酒店。”

  又喝了几杯,其他人几乎全都趴了,赵故有些跌跌撞撞的把房卡拿来,抓着温知心的手就走了。

  “你把手机还给我,要住酒店你自己住,我要回家。”温知心没好气地说。

  赵故的身上有很重的酒气,八风不动地站在那里,呵气如兰:“怎么?害怕了?”

  温知心心跳加速:“不是,我们不是……”

  话还没说完,电梯来了。

  温知心感觉赵故一副不和她商量的架势,只得跟他到了酒店包房。

  果然是大床房。

  赵故一进屋就开始扯领带:“妈的,热死我了。”

  温知心是很少听到他爆粗口的,这人平时话都不多,别说这种粗话了。

  赵故脱掉外套,正伸手开始解衬衫扣子,看着温知心:“愣着干嘛?”

  “啊?”我现在应该干嘛?帮你脱衣服?!!

  “不早了,去洗澡吧,早点睡觉。”

  “哦……”呼……看来他还没喝多。

  赵故把衬衫解开三四粒扣子,觉得轻松不少。

  他坐到沙发上大口大口喘着气,虽然不至于说喝醉了,但确实有些晕,他能感到自己的耳朵和脸颊都发红发烫,呼出来的气也都是满满的酒味。

  温知心很快的冲了个澡,很艰难的用肥皂沐浴露卸了妆,没有换洗的衣服,只能换上浴袍。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正好对上赵故的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喝酒了的关系,他的眼神看上去有些犀利,像是要吃人的样子。更新最快s..sm..

  “我……洗好了,你洗吗?”温知心小心翼翼地问。

  “我有点晕,”赵故的头往后面一仰,“休息一下。”

  “哦……好。”温知心裹紧了胸前的浴袍,钻到了床上。

  温知心在床上刷着手机,时不时余光还看着赵故。

  这毕竟是两个人第一次同房,说没期待和不紧张是假的,虽然也幻想过两个人真的会发生些什么,但是仅限于幻想,真的要发生什么,温知心还是怂的。

  突然赵故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边解开衬衫剩下的扣子一边朝温知心走过来,她马上放下手机躺下假装睡觉。

  不过赵故只是经过温知心去厕所洗澡了而已。

  他很快的冲了把澡,温知心感觉大概就是十几分钟的样子,然后听到了关水龙头的声音,然后是关灯,她全程紧紧的闭着眼睛,故意想装作自己已经睡着的样子来。

  然后她听到了赵故从厕所走了出来,甚至能感觉到他就站在她面前,挡住了她面前的光线。

  温知心紧张得睫毛都在乱颤,呼吸都不敢用力。

  她都不知道现在赵故有没有穿衣服,又不敢睁眼看。

  对方好像看了她几秒钟,然后绕了个圈睡到了床的另一边去了。

  只感觉身边一个塌陷,他关了灯,不出几分钟就听到了匀称的呼吸声。

  温知心这才慢慢睁开眼,悄咪咪的往背后转了转。

  赵故像是已经睡着了,没有任何声音。

  房间很黑,什么都看不清,温知心又不敢乱动。

  突然感觉赵故整个身体往她这边侧过来,然后喘了口气,继续睡了。

  温知心觉得这样一晚上肯定是没办法睡的,同睡一张床实在太危险了,她偷偷站了起来,找到了备用的被子,然后捧着到厕所,把浴缸擦干,下面铺上被子,调整了一下姿势,在上面睡了起来。

  倒是没有想象中那么不舒服,也可能是她太累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后半夜朦朦胧胧之中只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然后被放到了一个软绵绵的地方,她不由舒展了一下四肢,脚可以伸直了,她的脸上露出了满意而舒畅的笑容。

  第二天早上她翻了个身,突然惊醒过来,自己昨天不是睡在浴缸的么,怎么在床上醒了过来。

  坐起身,看到赵故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了。

  赵故指了指桌上的袋子:“我让朱离把换洗衣服拿来了,换上我们就回家吧。”

  “哦。”温知心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还是完好无缺的,那个吻痕还是很明显。

  温知心下床拿好袋子,问道:“昨天……我后来怎么会睡到床上去了?”

  赵故低头看着手机,声音淡然道:“后半夜你自己爬上来的。”

  “哈??”我怎么完全没这个印象?

  “爬上来之后你可热情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