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第12章 总裁杀进来了

小说: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作者:锦锦锦锦鲤 更新时间:2020-08-01 12:37: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一群人的起哄中,温知心不算太情愿地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余希朝她绅士地张开手,然后轻轻抱住了她。

  这个拥抱一开始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但随着周围人的数数,开始变得有力而坚定,最后温知心甚至都觉得有些发痛,被箍得太紧了。

  周围的人一直数完了十,余希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温知心。

  他的眼神透过了面具直直的射向温知心。

  这个拥抱实在是太真实了。

  温知心这辈子都没和男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有点不好意思地坐了下去。

  而就在坐下去的几乎同一个瞬间,她身边突然出来一个人影。

  “不好意思,还能加入吗?”

  这个声音低沉而熟稔。

  一成不变的黑色长大衣,里面是一成不变的高定西装,就差把逼格两个字写在脸上。

  主持人:“当然可以,我再多加一张牌。”

  赵故把大衣衣摆潇洒地往后一挥,在温知心身边坐下,伴随着一股清雅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其实温知心是很喜欢他的香水的,广藿香、雪松加阿米加香树,极具优雅男人的味道,让人忍不住沉沦。

  非常极其的不巧,温知心在下一把就抽到了红桃a,而更加不巧的是,赵故就是黑桃a。

  简直像系统设定好的bug一样,巧合得有些不真实。

  赵故看着她问:“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温知心觉得大冒险的话很难躲,真心话是不是真心的谁知道呢,于是果断道:“真心话。”

  “好,”赵故干脆的说,“刚才他抱你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问题刚问完其余的人都在起哄。

  ——这个狗男人简直太不要脸了!居然出这么刁钻的题。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既要考虑余希的感受,又不能让给赵故抓到小辫子。

  温知心想了想,说:“我在想,如果我以后结婚了,我老公会不会每天都这么抱我。”

  把皮球踢了回去,用一个不轻不重的力度。

  这个回答,和没回答没什么区别。

  然而这个答案倒是让其他人很满意,好像嗅到了一丝八卦的气息。

  游戏继续,天道好轮回,没几把之后就轮到赵故抽到了红桃a,而温知心抽到黑桃a。

  温知心:“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赵故:“和你一样,真心话。”

  温知心看着他的眼睛,深不见底,忽而想到了什么,问道:“你在婚前会不会和别人发生性行为?”

  终于有人问到了关于性的问题,其实玩这种游戏大家都在等这种劲爆的问题,只是大部分人都不好意思开口而已,一旦有了这个先河,之后的问题才能越来越劲爆。

  赵故的眉头皱了皱,不过被面具挡住了,没人看见,他刚想回答,温知心又提醒了他一句:“真心话哦。”

  赵故正色道:“不会。”

  这个答案倒是让温知心没想到。

  ——所以说,这个男人,是真的对这个事没兴趣,还是……真的不行?

  温知心对这个答案不能说满意也不能说不满意,以前她一直是觉得是赵故对自己没兴趣,现在看来,他可能是对女人都没兴趣。

  这样的话不知道是喜是悲,虽然不用担心他会给她戴绿帽子,但也担心自己会独守空闺直到终老。

  苍天啊!!!她还没开过花啊!!!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啊!!!

  游戏刚准备继续,却听到了音乐声响了起来。

  是那种很撩人的萨克斯音乐,个别适合这样一个暧昧的夜晚,跳着最后一支舞。

  主持人拿起话筒,对在场的所有人说。

  “现在大家可以邀请现场任何一位异性舞伴跳这最后一支舞。”

  主持人说完,所有人都散开了,有些人开始害羞的走开,有些似乎本来就是情侣的人直接跳起舞来,还有些人呆呆的站在原地,像是在搜索着目标。

  温知心准备走了,但却在这时候,有三个人同时站在了她的面前,慢慢朝她伸出了手。

  温知心有一种错觉,他们好像知道她明天就要离开了一样。

  她能感觉到他们的舍不得和放不下。

  温知心没有握住任何一个人的手,她不想跟他们道别,因为她开不了口。

  温知心想走,但却听到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你总得选一个吧。”

  温知心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候突然一个高大的黑影从身边出现抓住温知心的手腕,轻声对那三个人说了句:“借过。”

  温知心就这么被赵故拉走了,被他拉到了整个圆顶礼堂最中央的位置。

  赵故一只手抓住温知心的手,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肩膀。

  赵故很高,比不穿高跟鞋的温知心要高出一个头还要多,温知心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伴随着音乐的节奏被他领舞跳着。

  她悄咪咪看了一眼那三个男孩子,被赵故呵了一声:“别乱看。”

  温知心收回视线,不是因为赵故的话,而是因为她没办法面对那三个失落的身影。

  歌曲非常暧昧,甚至有些撩人,有些情侣甚至克制不住接起吻来。

  这些正年轻着的人,看着都让人觉得美好。

  赵故看到温知心正在看着别人接吻,冷笑一声:“怎么,你也想要?”

  温知心脸都红了:“你有病吧。”

  赵故抓住她的手用了力道:“怎么,不舍得他们?”

  温知心舞步有些乱了:“没有,怎么会呢。”

  赵故已经被她踩了好几次脚了:“节奏感这么差,下次该送你去学学跳舞。”

  “我回去要先参加司法考试,得几个月。”

  “好。”

  说来也奇怪,虽然是夫妻,但这么亲密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说不上喜欢还是讨厌,倒是觉得有些尴尬。

  明明是那种做最亲密的事情也顺理成章的关系,却这么生涩又扭捏,这个婚姻还真是挺糟糕的。

  但是,温知心的心跳还是有些快的,她自己知道。

  她对赵故是有感觉的。

  他越是那么禁欲,越是那么疏离她,反而越是让她对他有幻想和期待。

  不过有时候温知心会觉得连自己的老公都攻略不了,真是太失败了。

  一曲完毕,赵故像是条件反射般马上放开了温知心,像是一秒也不想和她多接触似的。

  “走吧,我送你回寝室。”赵故说着就走了。

  温知心打算跟着他离开的时候,瞥到那三个还在等她的人。

  温知心想,走都走了,总要去打个招呼吧。

  她走到三个人对面,鞠了个躬:“谢谢你们,这一年我过得很开心,跟你们请教了很多问题,谢谢你们都很认真的回答我,从你们这里我学到了很多知识,也获得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不过……明天我就要回去了,我会记得你们的。”

  温知心有种自己在和纸片人告别的错觉,明知道他们不是真真实实的人类,但……总是觉得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对面三个人很有默契的没有留她,只是这么默默的看着她的背影直至消失。

  在礼堂外面的赵故看到这么久才出来的温知心,不耐烦道:“怎么这么久?”

  “跟小伙伴道个别啊。”

  赵故张了张嘴,也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其实两个人很少有机会并排走着,偶尔有些酒会或者宴会什么的才会装模作样的走在一起。

  摘了面具的赵故没有戴眼镜,是他最熟悉的模样,温知心看着赵故的背影有些出神。

  像是感受到了她的视线,赵故微微侧过头看着她:“想什么呢?”

  学校晚上的灯光很暗,路边只有几个白色的路灯,赵故一转头,把灯光挡住,整个脸逆着光,看不清他的脸和表情,却显得更加高大有压迫感。

  “没想什么。”温知心回。

  “那你走我后面干嘛,过来啊。”赵故扭了扭头,让温知心站到他旁边。

  其实温知心平时还挺任性自我的,不是那种听话的性格,背着赵故也一口一个狗男人的叫,但每次当着他的面就是忍不住变得有些小媳妇样,有时候连自己都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从后门附近的圆顶礼堂到温知心的宿舍基本上跨过大半个校园了,由于是情人节的晚上,马路上大把大把女孩子拿着花或者蛋糕的。

  赵故不解:“今天什么日子?”

  温知心:“2月14日,情人节啊,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

  “也难怪,你从来不过这种节日。”

  赵故瞥了她一眼:“怎么?你想过?”

  温知心有些不乐意:“女孩子多少总想在情人节收到一束花的吧。”

  “你想要那以后你自己去买啊,给你信用卡不是让你养野男人的。”

  温知心撇撇嘴,果然对这个男人不该抱有任何幻想。

  ——养野男人也比你好,至少野男人在游戏里会对我说情话,你会什么?

  温知心后半程因为心情不好,没有再和他说话。

  到寝室楼下,温知心看都不看他一眼:“我上去了。”更新最快s..sm..

  转身走了三秒以后,赵故追了上来:“我送你上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