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第8章 总裁杀进来了

小说:夫人肯认错了么?[快穿] 作者:锦锦锦锦鲤 更新时间:2020-08-01 12:37: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等等,小伙子,你是不是剧本拿错了?

  前几天还在跟我上演校园暴力剧本,怎么这几天就变成了校园爱情剧本了?

  温知心以肉眼不可见的距离往后移了移:“那个,希神,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余希眯起眼睛,“你亲口跟你朋友说的,会有什么误会?”

  “我朋友?朱离吗?”

  “嗯,”余希的脸上蔓延开来柔和,“我发现你挺好的。”

  “……”我发现你挺好笑的。

  “不过你为什么跟好几个男生都走得很近。”余希说着脸上有点伤心的样子。

  “我那是找人讲题啊。”温知心义正辞。

  “我也能给你讲。”余希不服气,又凑近了过去,“我专业课都很强,不信的话给你看绩点。”

  “我信,我信!”温知心已经被逼到墙角了,“我以后如果有问题就来问你,行了吧?”

  “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话呢。”

  “什么话?”

  余希脸都红了:“我问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没有。”温知心回答得毫不犹豫。

  余希的动作僵住了,这剧情不对啊,不是应该害羞的点头,然后来个定情之吻么?是哪里出了问题。

  温知心把他往后推了推:“不好意思,在我看来你们都是小弟弟,实在对你们提不起兴趣哈。”

  “小弟弟?”余希皱眉,“我比你大啊。”

  “我……心理年龄大,饱经沧桑了。”温知心摇摇头。

  余希的动作尴尬在原地:“我不好吗?我长得不帅吗?我还是国家级电竞选手,我不香吗?”多少人要抢着做我女朋友你知道吗?

  “你好!你帅!你香!你真香!”

  “那……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因为这是个虚拟的系统,因为你不是真实的人,因为我真实世界里有老公,在这里谈恋爱说到底会有心理出轨的负罪感。

  可是这些都不能告诉余希。

  “为……什么?”余希又问了一遍,看上去很卑微的样子。

  温知心实在受不了他这一张漫画少年一样好看的脸对她发射无辜视线,只能敷衍道:“反正现在不想谈恋爱。”

  余希心想,可能是自己的攻势太猛了吧,这种事情要慢慢来才行,急不得,感情是需要培养的。

  “带你吃鸡吧。”余希说。

  “啊?你在开车吗?”车速太快放我下来。

  余希说着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我说游戏,你不是在吃鸡吗?”

  “哦哦哦,”温知心说着打开自己的电脑,进入到游戏,摩拳擦掌,“有大神带着打游戏,感觉今天吃鸡可以吃到撑!”

  余希看了看她,小声说:“以后有不懂的题记得来问我。”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温知心瞥了他一眼:“行吧,刑法民法以外的题都来问你,好了吧。”

  余希张了张嘴,也没再说什么。

  和余希组队简直像是虐菜,余希什么好装备都留给她,出去的时候也是挡在她前面,有种被带飞还被罩着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两个人打完游戏,余希送温知心回寝室,在楼下还局促不宁道:“回去,通过一下我的微信申请吧。”

  温知心眼皮跳了跳:“好吧。”

  这人画风转变得太快,让人无法招架。

  回到宿舍温知心拿出手机,却收到了朱离发来的消息。

  -gay离:温小姐,我要回现实世界去跟鸡男汇报工作了,你在这里一个人要努力读书,好好成长,祝你早日飞升脱离鸡男——你永远的好gay蜜朱离留。

  温知心看到这条消息,居然有些失落。

  毕竟来到这个世界,有个相同世界的人陪同多少多了些坚强,现在只身一人,如果碰到问题她也不知道能找谁去诉说。

  虽然知道不会再收到回复了,但温知心还是回了条消息。

  -知心小姐姐: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加油,等我回去让鸡男给你涨工资。

  发完消息,看到手机又有一条新消息,是余希的好友申请,温知心犹豫了一会儿点了接受。

  ————————————————

  朱离从系统中醒来的时候有点恍然,在现实世界中其实才过去了几分钟而已,但他感觉已经过了很多时间了。

  稍微回了回神,他回到赵故的书房。

  朱离:“总裁。”

  赵故看着手里的材料,表情笃定:“怎么样,夫人肯认错了吗?”

  朱离:“没有,三个帅哥抢着给夫人补课,夫人过得比之前开心很多。”

  “什么?”赵故锤了锤桌子,“我让她去读书,她还给我去谈恋爱了?”

  朱离忙摇手:“不不不,夫人没有谈恋爱,她是认真在学习,帅哥只是给她讲题。”

  赵故一阵冷笑:“呵,美其名曰是讲课,其实是想勾引男人吧,连大学生都不放过。”

  朱离拼命摇头:“不,总裁,你误会夫人了,夫人对男人没兴趣,夫人还叫你狗男人。”

  “你说什么?”赵故眉头紧蹙。

  朱离自知说漏嘴了——不是狗男人,是鸡男。

  “呵,这个女人,看我怎么治她,”赵故突然站起身来,松开了袖子和领带,“带我去客房。”

  朱离跟在他身后:“总裁?你去客房干什么呀?如果不到设定的时间叫醒夫人听说会影响脑电波,对夫人不好。”

  总裁瞥了他一眼:“那我去系统里找她。”

  “哈?哈?总裁,你要去系统里吗?”

  赵故看了看时间:“我一会让有个会要开,开完会进去。”

  由于温知心之前设定的时间是六小时,对应在系统里是一年时间。赵故开完会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他走到客房,看到正躺着表情看上去很安详的温知心,坐到她旁边的机器上,对操作人员说:“帮我链接上夫人的系统,我要进去。”

  工作人员:“好的,请问赵总以什么身份进入呢?”

  赵故想了想:“他们学校新来的教授兼教导主任。”

  ————————————————

  在这个系统里已经过了大半年了,温知心早就习惯了这里的大学生活,每天上课放学,和余希打打游戏,和沈衡泡泡图书馆,去看看陆桢打篮球,日子过得逍遥。

  虽然和这三个男生都保持着距离没有越线,但他们三人都很直白的表现出对温知心的好感。

  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绿茶,明明没打算和他们确定关系,却吊着每个人的胃口还“利用”他们给自己讲题,不过帅哥讲题buff加成,倒是感觉学习上进步不小,甚至开始自我感觉良好,想去报个司法考试搞一搞。

  不过算了算还有不到半年时间,为了避免到时候受情伤把自己整得念念不忘的,绿茶就绿茶吧,反正这是个虚拟的世界,绿茶又怎样呢?

  这半年时间没有朱离的陪伴,温知心倒是交到了个好朋友,一个同是法学系的妹子,叫范文文,人很软萌,是那种肉嘟嘟白嫩嫩的可爱型长相,也很好说话,两个人的课程安排都差不多,所以每节课基本都是一起上的。

  温知心吃完早饭,在食堂门口等范文文,看到温知心,范文文小跑步过来挽住了她:“心心,我们去上课吧。”

  两人来到教室,是行政诉讼课,这节一直是温知心的魔咒,怎么学都学不会,前背后忘,完全无法理解。

  温知心正看着书,范文文推了推她:“你听说了吗,我们学校新来了一个超级帅的教授诶!!!”

  聊到八卦,温知心自然是把看书抛下的:“真的吗?教哪门课的?”

  “不知道,听说肩宽腿长,一直穿西装,看上去像是那种禁欲系的男神,性感得不要不要的。”

  范文文在说道肩宽腿长西装禁欲系的时候,温知心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张脸,虽然半年没见,但对这张脸还是印象深刻的,打了个冷战:“这种类型的我没兴趣。”

  “为什么没兴趣啊,禁欲系的多迷人啊。”

  温知心不解:“你说,到底什么才叫禁欲系?”

  “禁欲系大概就是那种看上去很冷的,不爱说话不爱笑,对谁都爱答不理的样子,然后看着他完全想象不到他ooxx的样子,不对,是不敢想!不能想!一想到就糟蹋了生来一副俊脸和冷冽的气质!但其实做梦都想和他ooxx!那性感诱惑的表情光是想就欲仙欲死啊!”

  温知心感觉范文文说话的时候脑海中已经有几个g打马赛克的画面了。

  “哦,那跟我理解的禁欲系有些不同。”我们家那个禁欲系只是单纯的不行,或者说叫无欲系。

  “我再去打听打听新教授的情报,不过只要在学校看到穿西装身材特别好长得特别帅的,应该就是他没跑了。”

  温知心失了兴趣,继续看书,若有若无的“哦”了一声。

  下了课,范文文还有其他选修课,温知心虽然也有选修课,但是那个什么狗屁性心理学,她开学到现在就没上过一节,所以还是决定一如既往的逃课。

  从教学大楼走出来,正低头看着手机,突然感觉身边有一个高大黑影穿过,温知心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到一个肩宽腿长穿着西装的男人的背影,走路的时候玉树临风,和他面对面经过的女生都看了他的脸一眼,然后露出惊讶和羞涩来。

  想必这就是范文文嘴里所说的那个禁欲系教授了。

  “哎,可惜了,没看到正面。”温知心摇了摇头,继续往回走。

  上课铃声响了起来,温知心也不想回教室,就在湖边坐了会儿。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温知心看到是个陌生电话。

  本来不想接的,不过闲来无事,她今天兴致好,接了起来。

  温知心:“喂。”

  电话那头是个低沉好听的男声:“温知心吗?”

  “嗯,哪位?”知道我名字,看来是认识我的。

  “我是性心理学课新来的老师,你从开学到现在这门课就没上过,现在马上来上课。”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客气。

  温知心吃瘪,想说自己根本没选过这课,停顿了一会儿,对面继续说:“如果不来,立刻给你办理退学。”

  温知心想本来没学分就算了,她本来就不打算在这里读到毕业,但立刻退学可不行。

  “好,我马上来。”她妥协。

  温知心挂上电话,嘟哝了一句“烦人”之后往明德楼走回去。

  找到了201教室,敲了敲门。

  “报告。”

  教室里的学生和讲台上的男人齐刷刷看向她。

  在看到讲台上那个男人的一瞬间,温知心本来慵懒的表情突然变得立体起来,脸上的肌肉可以发现非常细微的抽动,不明显,但她能感觉到。

  这张脸,除了多戴了一副金边眼镜以外,和赵故一模一样!不会是系统出bug了吧?!

  “还愣着干嘛?”讲台上的男人指了指教室,“进来上课啊。”read3;